极速飞艇网页计划
訂閱 Subscribe
訂閱郵件推送獲取我們最新的更新
Get email notification while we do updates
您的郵箱地址
Email Address
提交 Submit

首頁 > 研究 > 評論 > 中國經濟形勢中的大變化

Home > Research > Comment > 中國經濟形勢中的大變化

中國經濟形勢中的大變化

作者 Author 李揚 時間 Site Release Time 2019-03-25

作為全球經濟的組成部分,中國經濟也應當是40年不遇的大變局。從發展的軌跡來看,從2009年開始,和全球經濟一樣進入了下行通道,但是在過程當中有一些波動、有一些起伏,使得人們對中國經濟發展趨向有不太一樣的看法。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我們也反復強調這樣一個轉變不只是數字的變化,更重要的是發展方式的變化,我們更加重視質量、效益,更加重視可持續性,更加重視讓經濟增長的成果由廣大百姓分享,更加重視為我們未來奠定良好的基礎。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時點。

當前形勢中有特別重大的變化

01 全球經濟繼續下行

IMF這幾年來第一次調降了未來的增長速度。而從2015年開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不斷在調升,在期中調整口徑的時候也是往上調的,是比較樂觀的看法,這種樂觀的看法在2018年上半年依然存在,大家都認為已經好了,美國率先復蘇,幾個主要大國都正增長等等。但是下半年以后形勢急轉直下,作為研究者我們很高興增長的軌跡沒有突出我們的預測,但面對不斷下行的全球形勢確實還是感到擔憂。全球的形勢長時間、全面的下行,導致它的因素不是政策、財政、金融的問題,而是實體經濟。實體經濟中有幾個問題很突出,不太好解決,有的問題甚至是沒法解決的。比如勞動生產率下降的問題。勞動生產率始終在下行,沒有看到有改善的跡象。大家認為勞動生產率下行一定是因為科學技術發展不夠、科技產業化不夠,所以大家都冀望于第四次產業革命、第五次產業革命,假定它是有的,但是這些革命產生的后果也不是讓人非常放心的。

第一是因為經濟形勢速度在下行,第二是因為即使有變化也會產生并不有利的收入分配的結果,如果政策要顧及收入分配就不能太顧及增長。關于效率和公平的關系問題,它們的矛盾是前所未有的尖銳,使得各國的當局在制定政策的時候猶豫不定。在實體經濟方面,人口的老齡化,最直接的關系是撫養比的上升。大部分國家的撫養比上升,干活的人相對比較少,被養活的人相對比較多。2018年經濟工作會議的文件,幾次談到關于未來養老的問題,關于再撥一部分國有資本到社保基金理事會的問題,都是為這些問題,不能說未雨綢繆,就是為這個問題多做準備。如果說十多年前設社保基金這筆錢的時候是未雨綢繆,那么現在基本上已經在面臨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會越來越突出。

經濟結構的問題,可以從很多的角度來觀察,整個三次產業過去我們還可以很有把握地說發展方向是服務業的占比越來越高,它是一個趨勢。現在這種趨勢是不是能很順暢的發展下去,尤其是在服務業和制造業之間的關系很模糊、服務業中有制造業、制造業中有服務業的情況下,這種趨勢不是很明晰也很難說,更重要的是服務業占比上升,由于勞動生產率比較低,所以服務業占比提高同時意味著經濟增長速度下行。這也是我們在十年前在討論中國經濟增長速度下行的時候,我們稱之結構性減速,是因為經濟結構變化而導致的速度變化,現在看來這種情況還在,總之不要小看這個事情,不要小看國際組織把經濟增長速度往下調,調到0.2,OECD調得更多,關于2019年及2020年調的很多,對美國、中國、歐洲、日本都是往下調。只有印度七點幾,印度的增長速度也往下調了。這在今后的幾年里會非常強烈的影響著我們國內的經濟發展,影響著我們各項政策。

02 債務問題

全球債務繼續在上升,這次危機是債務危機,理應把債務清除或者降到合理的水平,經濟輕裝前進。但是現實情況是債務沒有減,反而增。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統計,2018年4月全球的債務是237萬億美元,比2007年底要多出83萬億美元,十年下來,債務增加了,這不只對經濟實踐是一個挑戰,也對經濟理論提出挑戰。

03 國際框架的變化

WTO是戰后幾大支柱之一,金融支柱是IMF,貿易支柱是WTO,這個支柱在發生調整,WTO的改革必將會對未來的全球經濟走勢發生變化,有著深刻的影響。中國不僅是要準備適應WTO架構的新變化,還要回溯中國加入WTO17年來的一系列承諾,以及這些承諾的兌現。

04 中美貿易摩擦全面化、深入化、長期化

中美貿易摩擦作為長期背景,長期因素,現在看起來是一個全面的、深入的、系統的一個摩擦。全球對未來經濟增長持悲觀態度是因為中美貿易摩擦長期化,這種態度會影響全球經濟格局,會影響到全球治理結構的調整。

05 中國經濟下行趨勢加大連帶金融風險加大

現在經濟下行已經向很多領域擴展,2018年已經擴展到就業領域,就業領域已經受到影響。有三種形式表現出來,一是新增就業比以前少,開工少,新增就業少。二是現有的企業關閉,導致中國特色的失業概念,下崗開始出現并且增多。三是有一些維持著就業,但是工資不漲甚至下降。

2019年經濟發展中會有較大變化的一些領域

01 宏觀政策的態勢

說到貨幣政策,2018年上半年的表述是穩健中性,現在又回歸穩健,“中性”拿掉了。從實際的表現也是這樣,2018年年內中國人民銀行連續四次調降法定準備金率,放出之前4萬多億,而且是基礎貨幣,再加上“麻辣粉”,有幾個新的信用調控的工具,大概是1.6萬億,2018年差不多出來6萬億。預計2019年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可能會稍微較寬一點。

02 動力在哪里

動力是投資。2018年以來有很多的爭論,現在爭論基本上回到了統一,中美貿易摩擦會影響對外部門。在經濟下行、居民收入增長速度下行、就業相對來說速度下行的情況下,大家沒有足夠的收入來消費,于是消費對GDP的增長貢獻也很難期望。我們初步的分析結果是,實質消費增長是很慢的。比如5G的商業化,物聯網的基礎設施,城際鐵路、國土整治、防災抗災設施、城市基礎設施,我們的金融制度不能夠有效的去為長期的現金流不穩定的、大規模占用資金的這樣基礎設施提供融資。做不到這一點,有的投資就可能沒有什么收益,有的投資就要四五十年才有收益。我們國家整個金融結構是非常短的結構,所以期限錯配一直是我們金融體系主要的問題。

03 去杠桿

去杠桿2018年經歷了一個很大的改變,去杠桿轉化為“結構性去杠桿”,中國整體的杠桿很高,但是在結構上我們企業的杠桿率,企業里面國企和民企的杠桿率交替的出問題。中央政府的杠桿率沒有什么問題,但是地方政府的杠桿率有很大的問題,所以結構性去杠桿,把重點放在了某些領域、某些部分上。企業是重點的部分,尤其是“僵尸企業”。2018年全國經濟工作會議又回歸了“結構性去杠桿”,要堅持結構性去杠桿的這樣一個宏觀政策。這一點透出一個很重要的信息,結構性去杠桿這個任務長期化了。全球的情況也是這樣,全球債務的長期化也是意味著去杠桿政策的長期化,對中國來說去杠桿這個事情還是一個長期的任務。在這個過程當中,經濟增長的債務密集度提升所導致金融和經濟之間的關系進一步的疏遠、貨幣政策效力的進一步下降等等,都是我們要處理的新問題。回歸結構性去杠桿,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2018年有幾個月凡是貸款收回就不再放了,這種情況肯定是不行了。總之我們要把它當成一個長期的任務來對待,同時要知道長期化之后對我們的宏觀調控政策,進一步對我們宏觀調控理論的沖擊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事情。

04 競爭政策的基礎地位

談到競爭政策的基礎地位,要看看什么是競爭中立?競爭中立這一個概念涵蓋了我們過去好多的有關的政策,比如政府的商業活動的經營模式問題,如果是競爭性的,就必須和競爭性的國企最主要是競爭性的非國企和外資要拉平。要把成本清楚的展示出來,可核查直接成本,所有的調控是在成本的架構上,基于資產負債表。關于商業回報率的問題,要說明有沒有商業回報,成本是怎么樣,通過什么回報。

合理的公共服務的義務問題,國企要承擔責任時產生的賬目要和商業的部分分開。稅收中立,不要給國企優惠。管制中立,政府對經濟、對企業管制行為也要中立。債務中立,就是國企、民企、外企一條線,公平的使用資源,平等競爭。政府采購問題,所有的環節要透明平等。不要小看在公報里說到了競爭政策的基礎地位的問題,這其實意味著我們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改革路上邁了一大步。當然這也是在回應國際上WTO的改革問題,回應國際上老是說我們中國的非市場經濟地位的挑戰,回應說我們改革停滯不前的責難,總之我們是在更加基礎的、更加扎實的在推進改革。

05 資本市場

要想讓投資發揮作用,資本市場一定是有效的。資本市場要做到規范、透明、開放、有活力、有韌性。關于資本市場的強調和對于投資的強調是相輔相成的,如果今后中國經濟的穩定成長還靠投資,如果要在2019年以及今后一段時間里發揮投資的基礎性作用、關鍵性作用,為投資籌資就是一個是關鍵性、前提性的任務。


李揚相關研究
李揚 Related Research
相關研究項目成果
Relate ResearchProject Results
相關研究中心成果
Relate ResearchCenter Results
极速飞艇网页计划 北京pk赛车技巧经验 北京赛車pk10app下载 PK10计划APP 海南4十1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下载手机版式 浙江11选5爱彩人走势图位置 美国谈712松毛岭大战 安徽省15选5开走势图 排列五技巧稳赚 下载app送188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