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飞艇网页计划
訂閱 Subscribe
訂閱郵件推送獲取我們最新的更新
Get email notification while we do updates
您的郵箱地址
Email Address
提交 Submit

首頁 > 研究中心 > 銀行研究中心

Home > Research Center > 銀行研究中心

研究中心簡介

ResarchCenter Introduction

銀行研究中心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銀行研究中心(BRI)是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下屬專業性研究機構,主要從事國內外銀行業政策與實踐研究,主要研究領域包括:監管政策制定、地區金融發展、商業銀行轉型與創新等。致力于推動國內外銀行業學術交流和政策對話,為國內外科研組織、商業銀行機構提供應用性研究成果和咨詢。 擬聘用人員 研究員(所內) ????李廣子(金融所銀行研究室,副研究員) ????任夢潔(金融所脫產博士后) ????劉艷君(金融所脫產博士后) 高級研究員(暫無) 特聘研究員(資料見聘用表) ????王? 劍 國泰君安證券,銀行業分析師 ????李奇霖 聯訊證券董事總經理 ????謝? 瑋 中信建投證券,研究員 ????欒? 稀 民生證券,研究員 ????董希淼 恒豐銀行研究院 執行院長 ????張吉光 上海銀行計劃財務部 總經理助理 ????王雅君 中信銀行博士后工作站 特聘高級研究員(暫無) 擬聘用行政秘書 ????王? 瑩

最近動態

Recent Development

不必夸大銀行接管案的市場沖擊

評論 王劍 2019年07月10日

5月24日,人行、銀保監會聯合公告了對包商銀行的接管。而后,人行又多次公告,補充了此案的有關信息。此次銀行接管案,是我國2015年開始實施存款保險制度以來,對存款保險制度的第一次“實戰檢驗”,是按流程處置問題銀行的第一次嘗試,為我國完善金融體系建設和銀行退出機制積累了寶貴經驗,意義非常重大。

但是,由于在此案之前,我國已長達20年沒有正式處置過較大規模的問題銀行,因此大部分市場主體對這項工作非常陌生,由此導致了一定的擔憂情緒,也導致了市場運行受到了一定的沖擊。市場上甚至有觀點擔憂這一沖擊最終會顯著影響宏觀經濟。

本報告詳細分析了接管案之后,對銀行業——尤其是中小銀行——的主要影響,重點闡述這些影響會導致它們的有關業務如何調整(最終會體現為資產負債表調整)。然后,在此基礎上,再進一步分析它們的業務調整會如何影響金融市場和宏觀經濟。我們分析后認為,由于中小銀行總體量相對有限,此案對市場的沖擊也相對可控,在極端情況下人行還可以采取對沖措施。因此,不必過分夸大此案對市場、經濟的沖擊。

后續推演:短期沖擊和長期影響

根據公告的接管方案,包商銀行部分債務工具未得到全額理賠,主要是單筆5000萬元以上的大額債權,包括同業CD、同業存款等,預計平均保障比例在90%左右。

而在此前,由于多年未發生銀行對債務工具違約,大部分市場主體持有一種“銀行信用幻覺”,認為只要是銀行的債務工具,基本上都是剛性兌付的。在這樣的預期下,不同信用等級的銀行發行同業CD等債務工具時,不會體現太明顯的信用利差,融資均較便利。

然而,此次接管案打破了這種剛兌預期,以事實證明了問題銀行是可以處置出清的,它們的債務工具是可能違約的。從長遠來看,銀行業參與者“有進有出”,是整個銀行業回歸健康、理性的關鍵一步,是一項非常典型的“金融供給側改革”措施。這可以使問題銀行及時得到處置,甚至出清,退出行業,從而使全行業以優勝劣汰的方式保持供給總量的基本合理,避免全行業陷入惡性競爭(overbanking)的泥潭。因此,長期看,此案未必是壞事。

但是,在從“剛性兌付”向“有進有出”切換的過程中,則毫無疑問在短期內會對市場造成一次性沖擊,這是需要監管層和市場主體密切關注的。具體而言,一次性沖擊大致可為三步曲:

(1)首先,原本有些投資者基于“銀行信用幻覺”的信仰而購買了一些低等級銀行的債務工具,如今突然得知這些債務工具并不是剛兌的,它們就有可能集中拋售這些債務工具,或者提前取回(有些同業負債有提前支取的條款),導致同業負債遭受“擠兌”。

(2)然后,對于這些低等級銀行來說,它們的同業融資的成本、難度都會加大。成本加大還只是影響盈利(利率風險),但如果在資產端無法及時變現的情況下,遭受同業負債的嚴重“擠兌”,則可能面臨較大的流動性風險,極端情況下可能導致銀行違約甚至倒閉。

(3)即使這些銀行的資產端可以及時變現,那么它們若集中拋售其他優質資產(比如流動性較好的高等級債券、貨幣市場基金),也可能導致金融市場出現較大波動,嚴重時甚至不排除影響整體信用投放和宏觀經濟。

此外,還可能會些其他次生影響,比如其他持有這些債務工具的投資者,原本用這些工具去質押融資的,也可能面臨難以續做融資的困境,從而也需要拋售資產。

由于一般存款得到了存款保險制度的保障,因此我們預計接管案不會對中小銀行的存款產生明顯沖擊,但不排除有少量單筆過大的存款出現搬家現象。

因此,此次接管案會帶來比較明顯的一次性沖擊,且主要是沖擊中小銀行的同業負債。

隨后,待到一次性沖擊效果消退后,未來的銀行業務結構也和以前不同,產生深遠影響。很多低等級中小銀行同業負債利率中將包含合理的信用利差,因此融資成本提高(或者融難度加大),再去投資于其他資產時,可能會利差收縮或無利可圖。因此,它們繼續通過同業負債去參與其他投資,以此來增加杠桿、增加盈利的行為,也將逐步收縮,中小銀行同業業務占比下降。這一行業變化其實也剛好也是監管層樂見的。

首先關注短期的一次性沖擊

當然,短期內我們首先關注的是一次性沖擊。為此,我們需要從銀行業——尤其是中小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出發,盡可能詳細地推演這一次性沖擊的影響大小。

首先,為有效體現大中小銀行的分化,我們收集了發布有2018年年報數據的214家銀行,將它們按類型,分為六大國有商業銀行、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農村金融機構(包含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農村合作信用社)四大類(分別簡稱為六大行、國股行、城商行、農商行),我們把后兩類統稱為“小銀行”,是本報告重點關注的對象。

這214家銀行中,六大行已全收錄,國股行11家(全國共12家,欠1家年報),城商行102家(全國共133家),農商行95家。據統計,這214家樣本銀行的總資產204萬億元,占整個銀行業總資產比例約76%,已足以代表行業整體情況。

然后,我們先呈現出樣本城商行、農商行合并后的資產負債表:

我們后續的分析將從上述資產負債表數據展開,有以下幾點重要發現:

小銀行存款基本滿足貸款、非標需要

從表中,我們可以發現,城商行、農商行的存貸比分別為70%、65%(注意,此處存貸比的算法簡化為“存款/貸款”,但監管部門考核存貸款時,會有一些扣除項,因此監管值與簡單算法略有差異),遠低于75%的監管關注值,75%也是全部214家樣本銀行(以下簡稱“全樣本”)的合計均值。

城商行、農商行存貸比較低,主要是由于過去它們的合意信貸額度受到人行的嚴格管控,即使自身的流動性、資本都允許有放貸款的空間,也無法發放更多貸款(部分欠發達地區的農商行,則是因為當地經濟不夠活躍,信貸需求太弱)。

在此情況下,為進一步滿足客戶的融資需求,部分銀行開始采用非標的形式為客戶提供融資。為此,我們把“應收款項投資”也計入存貸比的分子,得到“實際存貸比”[(貸款+應收)/存款],城商行、農商行分別為87%、72%(全樣本79%)。這一“實際存貸比”是把表內非標(主要體現在應收款項投資科目中)視為貸款,因此也參加存貸比計算。

從上述結果可知,農商行通過存款獲取的資金,已足夠支撐貸款、非標業務的投放,再考慮到有8-10%左右的存款資金要交法定存款準備金,交完之后依然還有資金富余。城商行也足夠,但是“實際存貸比”有點高,如果再加上還需要留下超過10%的法定存款準備金,則勉強實現依賴存款來放款,但可能經常需要同業負債調劑流動性。

這一點分析,我們主要是為了說明城商行、農商行的存款基本足以支撐貸款、非標業務,不需要通過同業負債去支撐貸款、非標業務。而前文已述,此次接管案主要沖擊的是中小銀行的同業負債。因此,只要中小銀行存款基本穩定,不受此次接管案沖擊,那么我們自然也有把握相信,這些中小銀行的貸款、非標業務也大致不會受到影響。

同業負債主要支撐投資業務

既然存款資金是足以支持貸款、非標業務的,那么很顯然,小銀行獲取同業負債,主要是為了其他功能,而不是用來放貸款。其他功能包括:日常調劑資金余缺、其他投資業務。其他投資包括債券投資、資管產品(委外專戶、基金、同業理財等)投資。可見,這本質上是一種通過額外加杠桿來獲取套利的行為,以較低利率向同業融入資金,然后用于其他投資,賺取利差。實踐中看,這利差其實較為微薄,但是較為穩定,因此中小銀行樂于通過這種同業業務擴張來擴大盈利。而很多小銀行過去能夠實現“以較低利率”同業負債,一大主因還是過去的“銀行信用幻覺”。

這類業務在過去的嚴監管中受到監管層高度關注,也受到了一定的遏制。此次接管案的主要沖擊,也在于這類業務。銀行的剛性兌付被打破了之后,很多小銀行的同業負債融資成本會上升,或融資難度加大,那么自然很難再繼續維持這種套利操作,預計這塊業務將會進一步壓縮。

正如前文所言,這些投資主要是投資于債券和資管產品,資管產品的底層也是以債券為主。并且從經驗上看,這些債券中又是以利率債居多。那么,這些同業業務的收縮,主要會對債券市場形成壓力。

量化測算影響規模

緊接著,我們還要大致測算這類業務的規模,以便盡可能準確預估沖擊的大小。

首先估計小銀行的同業負債規模

表1中是全部城商行,但我們有把握相信,城商行里的龍頭銀行,不太可能受到沖擊,尤其是總資產規模超過1萬億元的6家大型地方國有城商行,它們的總規模達到10萬億元左右。剔除它們后,剩下的城商行總規模是21.8萬億元,里面也有很多是穩健的,當然也有風險較高的,我們自然沒有辦法對每一家銀行逐一識別,因此先將剩下的統一估算。農商行這邊也做同樣的處理,剔除了規模5000億元以上的4家大型地方國有農商行,剩下的農商行總規模7.2萬億元。

然后,我們再把“債券發行”科目中的同業CD單列,債券發行中剩下的部分主要是金融債、次級債等長期債券品種,和此次流動性沖擊關系較弱(除非哪家比較倒霉的銀行剛好這兩天在發債券)。

經過上述處理后,呈現的樣本城商行、農商行資產負債表為:

然后,我們重點關注可能受沖擊的同業負債(傳統同業負債外加同業CD)規模。城商行這邊是5.4萬億元,農商行是1.2萬億元,兩者合計6.6萬億元左右。此外,樣本之外的小銀行可能還有一些同業負債,因此全行業小銀行同業負債量會更高。我們預計大部分六大行、國股行、龍頭城農商行的同業負債沒有什么問題,因此忽略。

事態的后續發展,自然是這6.6萬億元的同業負債逐漸壓降。與之對應的,在假設其他負債科目不發生重大變化的情況下,那么投資業務也會同規模壓降。前文已述,投資標的以債券為主(投資于資管產品的,底層也是以債券為主),那么債券市場會承壓。

其中,表內投資是以利率債居多,信用債比例相對小,因此,上述收縮體現到社融數據上的,也將更小(利率債不體現社融),人行完全可以通過鼓勵信貸投放等方式,彌補這一塊社融缺口。

銀行表內投資業務不包括股票,因此對股市幾基本沒有直接影響,只有情緒面的影響。

但還需關注一些其他因素

此外,還需要考慮其他一些因素:

(1)重點關注壓降的速度與幅度。這些同業負債的壓降已無懸念,但如果斷崖式壓降,那么毫無疑問,沒有一個金融體系能夠承受。因此,關鍵是速度與幅度。人行近期屢屢安撫市場,本質上也是希望讓這個壓降過程相對有序。剔除10家龍頭后的樣本城商行、農商行的同業負債總規模是6.6萬億元,全行業則更高,當然不可能壓得一分錢不剩。我們預計近幾個月可能是壓降最厲害的,需重點關注,然后沖擊會慢慢緩和。據估計,6月、7月到期的小銀行(統計范圍是剔除10家龍頭后的全部城商行、農商行,因此與上文略有不同)同業CD金額約6400億元、3200億元,假設只能續發一半(這是近期同業CD發行的成功率經驗值),即縮量一半,同業CD之外的其他同業負債也會有所縮量,那么同業負債壓降規模也在4000億元、2000億元左右,意味著有這么多規模的債券等資產需要拋售。度過了最痛苦的近1-2個月之后,壓降速度會放緩,整個市場會逐步趨于平穩。

(2)其他投資者將承接一部分拋售的資產。金錢不眠,原本購買這些小銀行同業負債的資金,有可能會去改做其他投資,部分資金肯定會回流至市場,承接了小銀行拋售的資產。只是小銀行不再從中賺取利差,資金鏈條得到拆解。由于小銀行持有的債券也以利率債為主,如果拋售導致它們收益率上升,相信市場上還是會有比較強的買盤的。因此,并不是說投資壓降的部分全部都是災難,6-7月實際沖擊市場的資產拋壓可能要小于上一段估算的4000億元、2000億元。

(3)人行隨時履行“最后貸款人”職責。萬一真的事態嚴重,部分中小銀行同業負債沒能續上,資產又難以處理,導致流動性斷裂,那么人行也會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或者指示其他大中型銀行去提供支持。因此,這是一項兜底措施。

綜上,我們認為,此次接管案對市場肯定造成沖擊,但不必過分夸大。

投資建議(略)

我們認為,近期市場上過分夸大了接管案對金融市場和中小銀行經營的沖擊,部分中小銀行股價出現非理性波動,而A股上市的中小銀行基本上全是業內的佼佼者,不必過分擔憂。


全文
收起

金融供給側改革往縱深推進,而誰在“裸泳”?

評論 王劍 2019年07月03日

金融供給側改革是我國今年金融工作的“一號工程”。近期,銀行業內與金融供給側改革相關的事件較多,顯示出改革在往縱深加速推進。本文在前期金融供改深度報告的基礎上,結合實事做進一步延伸,理順金融供改的大邏輯,并在此大邏輯的基礎上,理解最近推行的各項改革措施,并預計后續的改革效果。

一、金融供改是亂象整治的邏輯延續

2017年3月,以“三三四十”大檢查為起點,監管部門啟動了銀行業亂象的大整治,嚴肅查處監管套利等行業亂象。亂象整治取得階段性成效后,大部分銀行能夠做到基本上合規經營,行業風氣煥然一新。

但此時,卻有一個新的問題擺到政策當局和市場主體面前:原來那些亂象雖不可取,但那些違規業務確確實實為實體提供了資金,如今取締了那些業務后,部分實體領域開始出現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甚至違約頻發。當然,在金融整治過程中,有些違約案件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理應”違約的,它們原本就不該拿到這些資金。但事實上也有在整治過程中被誤傷的正常企業。而現在讓銀行們合規地開展業務,卻發現它們對實體的支持力度下降了。

換言之,我們遇到了一個異常吊詭的現象:這些銀行只有在違規的前提下,才能實現對實體的支持,如若完全合規,就無法實現對實體的支持。

有人將其歸納為一句“水至清則無魚”。對亂象整治持有異議的分析觀點,甚至以此為由,開始批評整治行動的合理性。顯然,這樣的結論有點耍賴的味道。

銀行業和其他行業一樣,銀行們的產品與服務代表供給端,客戶們的實際需求代表需求端(這里不把同業視為最終需求端,是因為我們把合理的同業業務比喻成銀行間的“傳球”,最終球還是要投給實體,即最終的需求端)。供需對比的分析依然適用于銀行業。

而如果銀行業只有在違規的情況下才能支持實體,一旦規范就支持不了實體了,這只能說明,這個行業本身的供給質量與供給能力,存在嚴重的先天不足(有效供給不足),與實體需求嚴重不匹配。我們要做的,是盡快提升其供給質量與供給能力,而不是為了融資而縱容亂象。

因此,從這一角度,面對整治之后的供給乏力,來一場供給側改革便順理成章了。供給側改革的任務,即為調整、構筑一個更加合理的銀行業格局,增加有效供給,壓縮無效供給,打造更良好、更匹配的供給端,以便更好地支持實體。

二、辨別有效和無效供給

既然金融供改被概括為“增加有效供給,壓縮無效供給”,那么自然而然,我們有必要先大致辨別出什么是有效和無效的供給。當然,沒有一位銀行家會承認自己剛剛簽發的某項業務屬于無效供給,于是,我們改用一個巧妙的邏輯來辨別。

對于有效供給、無效供給,我們先進行以下邏輯推導:

(1)我們首先假設,經過上一輪大整治,目前大部分銀行的業務是基本合規的,已經很難通過監管套利等亂象來謀取盈利。

(2)我國目前擁有5000家左右的銀行,金融業增加值占GDP比重明顯過高,達到7%左右,總供給量不小。然而,卻依然對實體支持力度不足,只能說明里面很多供給是無效的,大家天天加班卻沒給帶實體帶來足夠多的實惠。

(3)而既然我們都承認“有效供給不足”,那么意味著實際供需對比是“供不應求”,市場需求旺盛。于是,只要你能提供有效供給,切中市場需求,那么肯定能夠獲取良好回報。因此,大致也能推導出(雖然也不能100%斷定),如果一家銀行長期以來盈利水平較好,那么它的供給大概率是有效的。

(4)結論:如果一家銀行在經營全面合規之后依然盈利良好,那么它的供給大概率是有效的。

因此,亂象整治之后,再回頭考察各銀行的經營成果,通過盈利水平,就基本能反映出各銀行提供的供給是不是有效的。

當然,這只是一個理論上的邏輯推導,現實中情況五花八門,也不排除一些銀行供給并非無效,卻因一些其他因素,一時盈利不佳(比如某些區域性銀行,如果區域經濟不好,那么它再怎么優秀,也可能盈利不佳)。但我們放眼全行業,整體上看,該結論是大致成立的,否則就違反邏輯。

以上邏輯推導的結論給我們后續的研究提供了一些有益的線索。我們可以先從亂象整治之后盈利依然穩定的銀行入手,把它們的業務模式視為有效供給的代表,然后把整治之后迅速坍塌掉的業務視為無效供給的代表。然后,監管部門也可以此為參考,在宏觀上完成對合理銀行業格局的頂層設計,引導各銀行業務向所謂的有效供給去發展。

而至于整頓之后的不同類型銀行的盈利表現,我們已在上一篇金融供給側改革的深度報告《銀行大分化:尋找金融供給側改革中的藍海》(發表于《新財富》雜志)中詳細展開,此處便不贅述了。大致結論是:2017年開始的亂象整治中,中小銀行整體上表現不佳,盈利增速持續走弱,而大型銀行表現較好,盈利增速穩中回升。

1.png

當然,中小銀行也不是鐵板一塊,里面也有盈利表現很好的銀行,它們也屬于有效供給(當然,各銀行盈利增速的起落還受到其他因素影響,不全是亂象整治、金融供改造成的)。

2.png

盈利表現不佳的銀行,一是其原先有一部分業務受到亂象整治影響,拖累盈利,二是即使完成整治后,也無力抓住實體融資需求旺盛的業務機會,創造更多盈利。而這兩點在某些銀行身上可能是一回事:原先享受著監管套利的盛宴,早已荒廢了服務實體的本領,待到盛宴散場之后,實體的錢也賺不到。

亂象大潮退去,誰在“裸泳”,幾乎一目了然了。

三、梳理金融供改的具體措施

2019年初,監管部門一邊繼續鞏固亂象治理的成果,不斷開展“回頭看”活動(“23號文”),一邊則迅速推開金融供改的各項措施,提升銀行服務實體的能力。我們繼續從“增加有效供給,壓縮無效供給”兩個角度,分析最近的政策是如何推動改革的。

(1)增加有效供給。對于合規經營、業績良好的銀行,并且確實在某些領域表現出優異的業務能力的(比如在中小微企業領域能力突出),監管部門給予政策傾斜。甚至可以在行業內設置監管指標為指揮棒,推廣它們的業務模式。

前期政策包括前不久的中小銀行較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政策框架,讓部分聚焦于本地的中小銀行能夠享受更低的存款準備金率。在此基礎上還有已實施了幾年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普惠金融完成得較好的銀行,可以在基準存準率基礎上額外享受0.5或1.5個點的優惠。雖然這些措施并不完美,比如依然只是基于“量”的考核(量大并不一定代表質優,金融供改理應更重視質優),但大方向也是能鼓勵增加有效供給,起到指揮棒效果。

此外,還有一些其他零星的政策,比如常熟銀行試點村鎮銀行投資管理行,允許其在全國范圍內開設、收購村鎮銀行,用于支持小微、“三農”等。總之,政策當局會不斷出臺措施,引導銀行努力增加有效供給,服務實體。

(2)壓縮無效供給。對于整治后業務表現不佳,甚至經營陷入困境的銀行,確實發現其原有業務脫離實體需求的,則針對性地開始業務督導,促使調整、提高。對于問題嚴重的銀行,則進行必要的處置。近期公告的銀行接管案,以及未來依然可能繼續發生的其他問題銀行退出,體現了政策當局堅決壓縮無效供給的決心。

問題銀行的退出,除這些銀行自身的無效供給被直接壓縮之外,還能通過金融體系的市場化,間接推進其他銀行無效供給的壓縮。此前,由于市場存在“銀行信用幻覺”,認為大大小小的銀行都是不會倒閉的,因此銀行的債務工具似乎是永不違約的,它們的收益率也體現不出信用利差。問題銀行退出,宣告了銀行債務工具打破剛兌,未來將會有信用利差分化,這將成為一種以“無形的手”自動調節供給的價格杠桿。

具體而言,能夠為實體提供有效供給的銀行,也將獲取較好回報,盈利表現好,那么其債務工具的利率也將較低,市場以低成本資金獎勵了“有效供給的銀行”。反之,無效供給的銀行,則受到較高資金成本的懲罰,甚至是“關張大吉”的懲罰(當然,現實中情況較為多樣,不會這樣簡單明了)。

這種“無形的手”的力量,說不定比央媽定向降準等“有形的手”,更強大。

因此,在銀行業內建立順暢的退出機制,本身就應該是金融供改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壓縮無效供給的有力手段。信用利差和退出機制出現后,以“融資成本”“關張大吉”來威脅經營不善的銀行,逼迫它們想方設法圍繞企業實際需求提供產品與服務,找到合理盈利模式,才能在殘酷的競爭中得以生存。

四、改革利好于扎根實體的銀行

在金融亂象整治之后,很多銀行依然無法為實體提供有效供給,因此,金融供改是亂象整治之后的邏輯延續。金融供改包括“增加有效供給,壓縮無效供給”,而最近的一系列政策均是圍繞這兩個角度展開。

綜上分析,我們認為,隨著改革措施往縱深推動,對于真正能夠提供有效供給的銀行,市場無形的手和政策有形的手均會給予充分的獎勵。只要它們能夠滿足市場需求,有效服務了實體,自身也能因此獲得良好的回報。

那么,除了事后用盈利驗證之外,事前如何大致判斷銀行是不是“提供有效供給”呢?或許并無標準答案,銀行們可各顯神通,各施所長,支持實體。但我們還是希望能盡可能提煉出一些共同規律,以供各方參考。我們大致提煉為:戰略上堅守實體,戰術上方法得當。

首先,戰略上應堅決定位于實體部門,包括實體企業、個人等。然后,對于中小銀行來說,定位于“實體企業、個人”還太寬泛,還要再細分下去,找到自己的細分領域,比如中小微企業,或者是白領階層,與其他同業形成差異化定位,以便發揮自己特長,并避免惡性競爭。這種戰略定位是綜合同業競爭、自身優劣、政策導向等多方面因素基礎上形成的。這里所謂客戶,最好是政策鼓勵的實體部門,而不是政策限制的部門(比如過去幾年熱門的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等,近年受限)。在熱門領域“扎堆”,最后的結局很可能是大家搞價格戰,或者比拼人脈關系。

然后,在戰術上,不過度追求短期規模,而是采取較為科學的方法,精耕細作,扎實地積累客戶基礎。所謂科學的方法,一般是從綜合服務入手,專業、熱情地幫助客戶解決各種實際業務問題,從而吸引客戶成為本行的基礎客戶,再帶來存款,再通過長期服務中積累的信息發放貸款。我們在前期報告中曾將這一模式歸納為“匯—存—貸”模式。當然,這一模式未必適合全部銀行,但比較適合戰略定位清晰的中小銀行。

我們相信,在金融供改整體往縱深推進的關鍵時刻,上述這些真正扎根實體的優質銀行,日子只會越過越紅火。


全文
收起

金融資產分類管理新規的解讀與建議

評論 曾剛 2019年07月03日

2019年4月30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了《金融資產分類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辦法》)。《暫行辦法》是對現行《貸款風險分類指引》的修訂,同時吸收了巴塞爾委員會關于審慎處理資產的相關實踐標準,預計會對銀行資產風險分類管理的治理架構政策、流程、不良資產比重以及后續減值計提產生較大影響。

一、《暫行辦法》出臺的背景

總體來看,《暫行辦法》的出臺主要基于以下背景。

一是為了適應我國銀行業資產風險特征的變化。隨著銀行業資產業務的日趨復雜,同業業務、債券投資、票據業務等占比越來越大。現行《貸款風險分類指引》(以下簡稱《指引》)主要針對貸款提出分類要求,對貸款以外的其他資產缺乏相應要求。部分商業銀行對投資債券、同業資產等沒有開展風險分類,或“一刀切”全部分為正常類,所以需要一套能夠適用于銀行主要資產的風險分類標準,使銀行能識別出各類資產的總體信用風險。

二是要解決銀行資產分類執行標準不清晰的問題。現行《指引》對一些分類標準缺乏清晰的界定,例如重組貸款中的“客戶無力還款”標準如何判定?逾期多少天必須進不良貸?這些規則的模糊導致銀行在執行過程中存在較大操作空間,銀行不良率真實性也一直受到外界質疑。

三是為了有效對接國際監管標準。2017年4月,巴塞爾委員會出臺了《問題資產審慎處理指引-不良和重組暴露的定義》,對不良資產暴露和重組資產[1]的認定標準和分類要求進行明確,并提出了逾期90天的暴露均須劃入不良的實踐原則。雖然巴塞爾委員會的指引不具備強制性的法律效力,但作為成員國,通過《暫行辦法》吸收和落地巴塞爾指引中的最佳實踐,體現了我國銀行業主動對接國際先進監管要求的努力。

二、《暫行辦法》監管要點分析

通過比較現行《指引》和巴塞爾監管規則,《暫行辦法》呈現以下一些趨勢和特點。

(一)重組貸款認定情景更加清晰

現行《指引》盡管要求重組貸款必須歸為不良貸款(至少應歸為次級類),但由于對重組貸款兩個關鍵性條件“債務人財務狀況惡化”以及“合同調整”規定不夠清晰,銀行在處理重組貸款的時候還是存在一定操作空間,例如部分重組貸款仍以各種形式繼續存在于正常貸款當中。巴塞爾《問題資產審慎處理指引》對重組貸款的兩個要素財務困難(Financial Difficulty)和合同調整(Concession)給出了詳細的定義,其中“財務困難”包括以下情形:“本金、利息已經逾期;償債能力下降;資產已經被歸為不良無法以公允價格在外部市場融資;發生證券存在退市風險”;“合同調整”則包括“延長還款期限、變更對客戶有利還款計劃、減免利息和費用、債權轉股權、釋放部分風險緩釋”等條件。《暫行辦法》充分吸收了巴塞爾對這兩個觸發條款的定義,使得重組貸款的認定情景較現有《指引》更加清晰,銀行對重組貸款的自主認定空間明顯縮小。此外,在重組貸款分類上,《暫行辦法》不再要求重組貸款必須一刀切分為不良(僅要求最少在關注類),但對處于“重組“狀態的貸款增加了限制要求,例如將貸款重組的觀察期從6個月延長到了一年,多次重組貸款至少需要進入“可疑類”分類。如果嚴格按照《暫行辦法》執行,預計銀行將有大量 “重整”貸款需要從“正常類”進入“關注類”,相應的貸款質量構成和后續減值計提都會面臨影響。

(二)對逾期轉不良的要求更趨嚴格

逾期天數指標一直是監管看重的反映資產惡化程度的重要指標。2007年《貸款分類指引》就要求逾期90天以上的貸款均要進不良,但由于缺乏清晰規則,一些銀行以擔保充足為由,將部分逾期90天以上的債權未納入不良統計。2017年巴塞爾《問題資產審慎處理指引》中也規定了“即使沒有實質違約或者信用惡化,只要逾期超過90天,也需要劃為不良”。2018年銀保監會出臺《關于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中,則根據銀行貸款偏離度情況[2],對銀行撥備覆蓋率采取差異化的監管措施[3]。本次《暫行辦法》則在前期監管要求的基礎上,執行更嚴格標準,要求逾期90天以上的債權,即使抵押擔保充足,也應歸為不良(至少劃分為次級),并規定逾期270天以上應至少歸為“可疑類”,逾期360天以上應歸為“損失類”。

從2018年銀行年報可以看出,大部分銀行已經按照要求壓縮了貸款偏離度,大部分銀行的貸款偏離度均降低到了100%以內(見表1)。但隨著逾期指標監管的日趨嚴格(據報道,已有地方銀監部門鼓勵有條件的銀行將逾期60天以上的貸款納入不良),銀行逾期貸款分類的壓力將長期存在。

1.png

(三)資產風險分類的范圍更加廣泛

目前大部分銀行都會對貸款進行比較規范的分類標準和流程,但對非信貸資產(如債券、同業資產、資管計劃投資等)還缺乏清晰的分類標準。部分銀行因為內部管理和減值計提需要,也制定了非信貸資產的分類標準和管理要求,但由于缺乏來自監管的統一標準要求,非信貸資產分類還分散在不同的業務條線部門進行管理,各類資產分類標準并不一致,導致存在風險性質相似的資產在分類結果上差異較大的情況。《暫行辦法》要求銀行對表內外承擔信用風險的金融資產按照相同標準來分類,并且要求銀行對以自有資金投資資管計劃和ABS投資穿透到基礎資產再進行分類,這將有助于銀行完善統一的分類標準和管理流程。

(四)強調債務人為中心的風險分類理念

《暫行辦法》相對于《指引》的一個重要理念變化是強調了以債務人為中心開展分類管理。首先,判定資產是否歸入不良的重心不再是貸款本息能否收回,而在于債務人是否有履約能力,抵質押擔保等風險緩釋措施僅能在不良資產被具體劃分到次級類、可疑類還是損失類等標準中發揮作用。其次,在銀行內部,不同資產的交叉認定也需要根據以債務人為中心來開展。《暫行辦法》借鑒了巴塞爾委員會的管理要求[4],要求如果債務人在本行債務有5%以上分類為不良的,本行其他債務也應分類為不良。以債務人為中心的風險分類理念,體現了監管 “重第一還款來源、輕抵質押擔保”的思路,也有助于銀行加強第一還款來源管理,了解和掌握借款人的現實情況,從源頭上防范信貸風險。

(五)增加了銀行間不良資產的交叉認定要求

巴塞爾《審慎處理資產指引》中對銀行間不良資產的交叉認定有如下規定:只要同一債務人在其他銀行出現一筆實質不良,其他銀行均要認定不良。《暫行辦法》也借鑒了這條規定,要求:對于同一客戶如果在他行的逾期90天債務超過自身債務總額的5%,本行的這筆貸款也必須至少進入次級貸款。銀行間交叉認定會迫使各家銀行的不良認定自動校準到同業銀行中最嚴格的認定標準,對一些不良認定較寬松的銀行將會帶來較大沖擊。

三、相關建議

目前《暫行辦法》還處在征求意見階段,從現有業界反饋來看,《暫行辦法》會使得不良認定總體趨嚴,部分銀行的資產質量將面臨向下遷徙的壓力,但對資產質量較好、資產分類標準執行嚴格、貸款偏離度較低的銀行則影響較小。此外,部分規則在現有銀行管理實際情況下還存在一定的實施難度,建議可以在以下幾個方面進一步優化完善。

一是建議設置重組貸款標準的優先順序。現有重組貸款判斷條件包括“發生財務困難”和“合同有利于債務人”兩個條件,如果按照“只要滿足任一條件即算重組貸款”的最嚴格標準執行,可能會導致一部分風險狀況正常業務的展期也需要歸入關注,導致銀行“關注類”貸款波動較大。建議《暫行辦法》根據重組貸款的風險實質,設置重組貸款認定的優先順序、例外條款,并制定必要的緩沖過渡安排,從而減輕重組認定對資產質量結構的沖擊。

二是考慮部分條款技術上實現的難度。例如在銀行間不良資產交叉認定方面,目前銀行獲取某一債務人在其他行債務的主要途徑是通過征信系統,而征信系統一方面缺乏精確的逾期天數數據(只有貸款五級分類和逾期月份數據)以及除貸款外其他金融資產的分類數據,另一方面通過系統間批量查詢耗時較長,都會對交叉不良認定的準確性和時效性產生影響。

三是建議明確信用減值的定義。《暫行辦法》規定,如果資產發生信用減值均需要歸為不良貸款(至少降低至次級),但信用減值的定義并不明確。在現有IFRS9新會計準則減值規則中下,對于劃分在第二階段和第三階段的金融資產,均需要按照資產存續周期的預期信用損失計提減值準備,如果以此認定二階段的金融資產都發生信用減值,將會較大程度上擴大不良資產的認定范圍,建議《暫行辦法》參照巴塞爾《問題資產審慎處理指引》要求,將信用減值對應為IFRS9減值規則中的第三階段資產。

從銀行自身管理角度,則應“未雨綢繆”,以《暫行辦法》為契機加強資產質量管理,包括:主動對標管理要求,開展資產分類影響測算,做好不良資產處置的預案,減輕辦法實行后的實質沖擊;加大逾期資產的預警和管理,提前預防不良發生率;逐步完善分類管理基礎建設,完善基于債務人的交叉認定流程和信息系統;提高資產分類、減值計提和風險管理的協同性等。

 

[1]巴塞爾《問題資產審慎處理指引》重組貸款對應的術語是forbearance(容忍),是借款人出現財務困難時,銀行通過展期、利息減免、借新還舊等方式開展有利于債務人的合同調整。

[2]貸款偏離度=逾期90天貸款/不良貸款。

[3]銀保監會《關于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規定:如果貸款偏離度超過30%,就要按照最低150%計提撥備,如果完全納入,僅需按照120%計提撥備。

[4]巴塞爾《問題資產審慎處理指引》中規定:“如果銀行的非零售交易對手有任何一筆風險暴露發生實質性不良,應將其所有風險暴露均認定為不良”。


全文
收起

開放銀行的冷思考

評論 曾剛 2019年07月01日

開放銀行(Open Banking)是一種開放化的商業模式,通過與第三方開發者、金融科技公司、供應商等其他合作伙伴共享數據、算法、交易、流程及其他業務功能,重構金融生態系統,從而創造出新的價值。它至少包含用戶、服務和模式三個層面的開放。從用戶的角度,開放銀行將其客戶群體向外拓展,不論是否在該銀行開設賬戶,用戶都可以通過第三方平臺獲取開放銀行的服務;對于已經開立的賬戶,用戶可以在統一的界面上集中管理,并根據自己的需要比較選擇更適當的產品。在服務上,開放銀行將自身服務植入第三方合作伙伴平臺,力圖通過B端、G端無感融入所有人的生產和生活場景。在模式層面,開放銀行則強調經營理念的轉變,其實質是一種全新的“銀行即服務”(Bank as Service),在這種理念下,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的關系將從相互競爭、各自為戰轉變為協同創新、生態合作。

一、我國開放銀行的實踐

與國際同業相比,我國開放銀行的實踐起步略晚,2018年7月12日,浦發銀行推出其無界開放銀行API Bank,成為業內首個正式落地的開放銀行,開放的功能既涉及直銷銀行開戶、網貸、禮遇平臺、出國金融、跨境電商、繳費支付等領域,也包括合作營銷、資產能力證明等場景。截至2019年2月底,浦發API Bank已開放接口257個,對接中國銀聯、京東數科等共計92家合作方應用,日峰值交易量已超百萬。除了通過B2B2C、B2B2B的模式融入生活、生產場景,浦發銀行還與G端合作,讓政府服務變得更加高效便民。例如浦發銀行作為首批與上海口岸服務辦公室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的銀行,通過API Bank與上海國際貿易單一窗口進行快速對接,提供在線付匯、購匯、申報等金融功能,使外貿企業可以通過上海國際貿易單一窗口平臺在線提交付匯或購匯指令,僅需短短幾分鐘即可一站式完成服務,大大提高了企業開展跨境貿易的效率。

浦發API Bank以后,建設銀行、招商銀行、工商銀行等均公布了數字化轉型、開放生態的戰略思路,同時也催生了第三方開放銀行平臺的實踐。不同于開放數據和服務的銀行,第三方開放銀行平臺是連接眾多開放銀行與下游用戶的中間商,它付費調用開放銀行的API,并進一步整合、分析數據,為用戶提供更集成化、更優質的金融解決方案。興業數字金融服務(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業數金”)是興業銀行旗下的金融科技公司。興業數金繼承了興業銀行“銀銀平臺”的科技輸出業務板塊作為主營業務,依靠銀銀平臺十余年的客戶積累,力圖在資金端連接更多的銀行等金融機構,而在資產端連接更多企業和個人,從而能夠依據不同借款人的融資需求和征信情況,匹配不同風險偏好的貸款資金。

如果我們將視野從第三方開放銀行平臺進一步拓展,會發現基于“開放”、“共享”、“生態”理念的金融展業新模式已經在非銀行金融機構中更早、更全面地進行了實踐。例如在普惠信貸領域,一些擁有牌照、數據、技術等核心能力的機構依托金融科技搭建了開放平臺,將業務的各個環節解構為獲客、數據、風控、資金、增信等獨立節點,不同節點上各有所長的機構被連接起來,構建為有機的金融生態圈。在這個生態圈中,諸多參與方充分發揮各自在業務屬性、服務網絡、數據積累、科技研發、融資渠道等方面的差異化優勢,以開放、共享的協同方式消除業務短板,產生規模經濟效應。相較于前述開放銀行-第三方平臺-用戶的三層結構,這種新型展業模式更加開放多元,我們稱之為“聚合模式”。聚合模式的資金方不限于銀行,還可包含消費金融公司、小貸公司、信托、P2P等;而第三方平臺則被進一步解構為獲客、數據、風控、科技等專門服務商,更引入增信機構,生成不同風險屬性的資產以匹配不同風險偏好的資金方。在用戶層面,面對金融需求多元、地域分布廣泛且分散、風險復雜且識別成本高、金融素養和互聯網接受運用程度參差不齊的普惠金融人群,依托開放生態理念的聚合模式為其提供了多元化、價格可承擔、體驗更便捷的信貸解決方案。目前,平安普惠、螞蟻金服、眾安保險等機構都是這種聚合模式的典型實踐者。

二、我國開放銀行面臨的挑戰

縱觀各國的開放銀行嘗試,其著眼點都在于資源開放、數據共享,意圖推動傳統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更深層次地協作和競爭,最終追求金融效率的帕累托改進。基于開放銀行的概念,未來銀行的基本業務應能夠像樂高積木一樣模塊化,金融服務可以按需“拼搭”業務模塊,增加業務的多樣化和定制化,而銀行將成為高度開放共享的金融服務平臺,金融科技公司和銀行共同構成共生共存的金融生態圈。但也應該看到,真正意義上的開放銀行實踐在我國可能面臨相當大的挑戰,不應脫離實際需求盲目跟風追逐熱點概念。

1、監管層面的不確定性

不同于英國以及歐洲政府出臺具體政策主導推動的模式,也不同于美國在完善的法律基礎與成熟的功能監管之上的市場化創新,我國在相關配套法律法規及規章制度方面還遠不完善。首先,在公民數據、尤其是金融數據的共享方面,開放銀行實踐面臨較大的政策不確定性。2017年6月1日《網絡安全法》開始施行之后,對于運用數據的合法性、合規性判斷給金融機構和數據服務商已經帶來了一些困境。公民個人信息的收集和適用受到較為嚴格的監管,而金融數據作為其中最為敏感的一類,其獲取和應用的成本都越來越高。為了證明收集數據的合法性,機構與用戶簽署的告知協議也越發復雜、冗長,這既增加了機構的法務成本和合規成本,也增加了用戶閱讀和理解的時間成本。同時,在數據的獲取、使用和共享方面,一些開放銀行的業務嘗試仍游走在可與不可之間的灰色地帶,仍有諸多監管問題亟待解決,面臨較大的政策風險。比如在共享過程中應保證數據的安全性,即不被盜用和篡改,用戶隱私得到保護不被侵犯;在適用范圍和透明性上,要保證共享的數據只能在客戶授權的時間和空間范圍內使用,讓用戶能夠了解自己共享了哪些數據、誰在使用、面臨何種風險,并保證用戶能夠收回數據共享授權并強制被共享方永久刪除;在數據使用過程中產生的安全和隱私受損、以及相應糾紛時,應確立責任方、補救方式以及專屬監管部門。

其次,銀行開放的過程中存在資金跨區域、或繞開信貸監管政策投放的可能性,與現行屬地監管原則有一定的背離。銀行業務開展應符合一定的屬地限制,是現行機構監管框架的一個重要特征。傳統線下信貸業務,只能在銀行分支機構所在地區開展,對于異地分支機構較少、甚至沒有異地機構的城市商業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而言,這意味著其信貸業務只能局限于本地。加之過去一段時間,國家政策層面愈發強調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監管部門進一步強化了對信貸資金流向的監管,特別對農村金融機構還提出了“貸款不出縣、資金不出省”等要求,并制定了相應的監管考核指標體系。而基于開放銀行的業務模式,客群地域分布范圍廣、資金投放不受限制,對城商行和農商行來說,這恐怕難以符合屬地監管的標準、以及信貸資金支持本地經濟發展的要求。2018年末以來,監管部門對銀行互聯網貸款監管的動向,引發了市場高度的關注,雖然目前正式的規則并未尚未落地,但其中包含的限制資金跨區域流動、以及引導資金流向小微的政策取向,這都成為開放銀行發展所必須要考慮的約束條件。

2、金融科技公司跨界競爭的挑戰

在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的跨界競爭中,牌照與數據是商業銀行至為重要的護城河。開放銀行概念并不一定能使銀行業獲得能力的增進,卻會使金融科技公司享受大多數好處。目前,銀行在場景建設、用戶觸達、流量獲取等方面較金融科技公司存在劣勢,而開放銀行并不能為傳統商業銀行培養獲客能力,反而將與用戶的交互拱手相讓,自身退居幕后,做起了“銀行即服務”。雖然短期內,個別在開放銀行領域具有先發優勢的銀行可能獲得相對更快的資產規模增長和更高的收入;但從整個行業的角度看,長期來講,開放銀行可能會使銀行業變成“工蟻”一般,僅提供底層的存款、貸款和支付等核心功能和最基本的用戶管理服務,而用戶對金融更高、更多元化的要求將由金融科技公司滿足。如此一來,客戶對銀行的概念將逐漸模糊,銀行業在整個金融服務的鏈條中后置,品牌將被淡化,獲客能力可能進一步萎縮乃至于徹底喪失客戶控制權,銀行原先爭奪客戶的競爭模式可能演變成對合作方的爭奪,這恐怕與銀行希望加強與客戶聯系的初衷背道而馳。

在銀行開放數據和服務的進程中,金融科技公司無疑將享受大部分數據共享的好處,而銀行卻要承擔API接口設計、信息系統架構改造等方面的成本,更要面臨開放以后客戶觸達減少的風險。而且金融科技公司在使用開放銀行接口為客戶提供金融服務的時候,是否應和銀行一樣受到嚴格的監管?如果在這一問題上區別對待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那么勢必會造成不公平并滋生監管套利。更進一步,如果像Open Banking的倡導者Chris Skinner所言:“任何人在未來都能通過APP、API接口和一些分析軟件建立自己的銀行”,這意味著通過各類開放銀行接口,將使得非銀行金融機構能夠自主拼搭出商業銀行的核心功能與服務,等同于獲得了銀行牌照,這對以持牌金融機構為核心的分業監管體系顯然會形成巨大的挑戰。而反過來講,在現行的監管體系下,上述理念顯得過于超前。

3、銀行自身能力的限制

為了避免上述開放銀行邊緣化的問題,資金實力雄厚、技術資源充沛的大型銀行可能會考慮自主打造開放平臺,作為生態圈的發起者和核心參與合作和競爭。但是,開放銀行并不只是技術投入的問題,其發展還需要銀行改變傳統的經營理念、治理結構、信息系統以及IT開發流程與之配套,而我國商業銀行規模龐大,組織管理層級長,企業文化也相對固化,要徹底轉變理念并落地執行,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在理念上,傳統銀行多年來習慣于“以己度人”的經營思維,即根據既有的計劃來開發銀行認為客戶需要的服務及產品,然后通過不同的營銷方式讓客戶被動接受。在治理結構上,銀行大多是以業務為中心的部門制,每個部門負責自己的業務,呈現相對割裂的狀態;而IT部門雖然和業務部門相對獨立,但由于其長期處于中后臺地位,話語權較小。這導致一旦有創新需求,涉及到的業務部門往往從本部門利益出發,各自為政;技術部門的意見又得不到重視,開發版本安排受到業務部門行政力量干預,決策鏈條長且低效,做不到像互聯網企業那樣同步決策、快速迭代。

在信息系統層面,很多銀行的信息系統建于20世紀中后期,采用的技術和架構相對陳舊、落伍,銀行內部各部門之間數據割裂、標準不一。加之近年來金融產品和服務創新速度加快,一些銀行長期依靠“打補丁”的方式升級迭代,使得信息系統變得異常臃腫,不僅運行效率低下,還導致系統內部邏輯混亂、維護成本極高。銀行雖然意識到該問題的嚴重性,但是重新構建一個新系統不僅成本高,更可能對系統穩定性和業務連續性產生影響,風險亦很高,所以改變核心信息系統以適應開放銀行的技術要求對銀行來說阻力重重。

在IT開發層面,傳統銀行的多數創新尚停留在利用數字化網絡技術改善操作界面上,只是將產品和服務緩慢遷移到網絡平臺或手機APP中。在開發流程上,很多銀行仍然沿用舊有的經典“瀑布模式”,即把軟件開發的生命周期劃分為制定計劃、分析需求、編寫程序、測試軟件和運行維護六個階段,所謂如瀑布流水、拾級而下者。這種開發模式在“以己度人”的經營理念和部門制的治理結構下,往往需要層層簽批,協調諸多部門利益,流程冗長,一個產品從設計到落地動輒以年計算,迭代更新則更為緩慢,這種沿襲了幾十年的開發模式與開放銀行挖掘共享數據價值、滿足定制化需求、提供便捷服務的理念格格不入。

至于眾多中小銀行,因地域和客戶群體受限,其對接生態、融入場景的愿望更為強烈。但囿于其資源和能力有限,自建開放平臺充當核心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故只能借助外力,尋找第三方謀求合作,這又面臨客戶控制權喪失、品牌邊緣化的難題。

三、對未來的展望

在金融科技、開放共享的浪潮中,金融機構從單打獨斗走向協作共贏是趨勢所向,國際和國內諸多金融機構已經為我們提供了案例,銀行亦難以獨善其身。在我國監管政策不確定性較大、多數商業銀行開放能力受限、開放戰略前景不夠明朗的情況下,我們認為,開放銀行真正落地運行將面臨較大挑戰。短期內,對于大多數銀行,在個別產品層面輸出金融服務能力,將產品以API形式嵌入到合作方場景中,也許是當下更占優的選擇。這本質上屬于一種新型的獲客輔助和引流模式,浦發銀行的API Bank就屬于此類。

長期內,面對可能的開放銀行變革,銀行應該立足自身實際嘗試新的商業模式,循序漸進改善體系架構、培養核心能力。具體而言,可以采取如下幾種方式。首先,有研發實力的大型銀行,可以通過內部研發或建立實驗室等方式,促進內部創新,提升自身技術能力;當研發部門或實驗室擁有足夠能力對外輸出后,可以將其剝離為獨立的金融科技品牌,從而集中優勢資源,擺脫傳統銀行體系固有的束縛,打造全新的智慧銀行形象。其次,具有資金優勢的銀行可以使用投資或并購的方式。一方面,可以建立金融科技孵化器,通過與初創企業合作,掌握第一手的創意和技術,并引導初創公司根據銀行既有的體系進行針對性的技術和產品研發,從外部推動銀行變革;另一方面,也可收購估值合理、成長空間大并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金融科技公司,融合成熟的外部創新資源,快速提升數字化金融服務能力。第三,可以與大型金融科技公司展開戰略合作,從而迅速地給銀行引進全新的產品和服務,如工農建交就已分別與BATJ達成了戰略合作;但是在這種模式中,銀行難以獲得對方的核心技術,對產品控制力較弱,戰略合作還存在破裂風險。第四,少數小型互聯網銀行,可以嘗試“銀行即服務”的開放平臺模式,轉型成為金融服務基礎平臺,與第三方金融科技公司開展多對多共贏合作,形成金融生態圈為客戶提供服務。


全文
收起

金融嚴監管如何影響消費?

評論 王劍 2019年07月01日

對于金融嚴監管是不是影響居民消費的問題,我們需要理一理思路,把問題分解為兩個環節:一是金融整頓如何影響貨幣供應量,二是貨幣供應量如何影響消費。

理清這兩個問題,需要嚴謹的貨幣金融分析方法,可能不是簡單看一堆同比增長率就夠的。

我們重點分析2017-2018年,也就是金融嚴監管的年份。

一、金融整頓影響貨幣供應量

我們使用老口徑的M2作為貨幣供應量,以便剔除新計入M2的(非銀行持有的)貨基的影響。貨基不是來源于貨幣派生,不能使用貨幣派生的方法分析。

2017-2018年,M2同比增速分別為8.1%、7.0%。可見,2018年貨幣供應量大幅下降,毫無疑問,這是金融整頓的結果。但我們需要更詳細一點,了解金融整頓是通過哪些業務造成這一影響的呢?

我們將上述同比增速分解到M2的各派生來源:

1.png

以上算法為:先把當年全年的M2增量,分解到上述各渠道,得到每個渠道的增量(數據來源本公共號前面有報告詳述)。再把每個渠道的增量,除以上年末的M2余額,即可得到上表中的數據,即分解到各渠道的M2增速貢獻。注意,上述貸款是加回了被專項地方債置換掉的部分,以體現完整的信貸派生貨幣量。

結論非常明顯:2017-2018年M2增速快速下滑,主要是銀行收縮了各種SPV投資(包括投放非銀資金、投資于資管產品等)導致的。因此,是2017年以來的一系列金融嚴監管措施,遏制了銀行表內投放非標、SPV投資等業務,導致M2增速下滑。

注意,這里僅指銀行表內業務,表外理財是不會派生M2的,所以,“資管新規”跟M2增速下滑并沒有太直接的關系。但總有些人亡“資管新規”之心不死,一遇事就提它來背鍋。

而其他信貸、財政等渠道,投放基本正常。債券、外匯占款則本身就沒多少貢獻。

因此,2017-2018年的金融嚴監管,遏制了銀行的SPV投資,造成了貨幣增速下滑,這是顯而易見的。

二、貨幣增速下滑影響消費

為分析住戶部門的現金進出,我們需要結合這一部門的資金進出情況。一般來說,住戶部門有以下資金進出渠道。最后,全部所有這些渠道的凈差額,會形成該部門全年的“存款+手持現金”增量。

住戶部門的資金流入,來自①收入(是指從其他部門的收入,比如企業、政府。從其他個人獲取的收入不改變整個住戶部門的資金余額)、②凈融資(主要是銀行貸款)。

住戶部門的資金支出,主要去向③消費購買,包括消費品、耐用品(同樣,也只統計向其他部門的購買)、④金融投資(通過資管產品對外投資)、⑤實業投資(開辦企業或向企業出資)。其中,個人直接購買企業發行的證券應該算到⑤,而個人向企業獲取投資回報或退資則體現為⑤里的負數。

2.png

④和⑤要區別開來的原因,是因為資金去了⑤會形成企業存款,但去了④則未必,而是先形成非銀存款(資管產品在銀行的存款),資管產品再投資出去時,再形成其他存款形式(比如投給企業,則最終也形成企業存款)。

當然,還有一些零散的因素,我們就忽略處理了,比如個人購買外匯、購買政府債券、取現等,也會影響個人資金余額。由于電子支付技術發達,取現越來越少,因此我們對取現因素也忽略處理。

然后來看數字(2018年,萬億元)。

3.png

2018年,個人部門從銀行獲取了7.4萬億元貸款(②),最后形成的存款增量是7.2萬億元。兩者基本相等。換言之,①≈③+④+⑤。

即,住戶部門從政府、企業那領到的收入,在購物、金融投資、實業投資中,幾乎如數支出了。注意,這里只是說明這幾個項在數字上剛好相等,并不是說住戶把貸款得到的資金存了下來,同時把收入資金全部支出了出去,現實中,不同類別資金的用途沒有一一對應關系。

金融投資主要包括銀行理財、公募基金等資管產品,缺乏完整的數據。但從銀行理財年報數據來看,個人理財余額2018年全年下降6200萬元,而個人貨基則可能增量在2萬億元以上,外加其他一些資管產品,我們預計④約2萬億元。于是:

①≈③+2+⑤

因此,購物支出③為:

③≈①-2-⑤

③又包括消費和購買耐用品(房子、車子),那么:

消費=③-購買耐用品≈①-2-⑤-購買耐用品

這是我們推導出來的重要公式。在收入①既定的情況下,個人部門的消費受上式制約。

遺憾的是,目前沒有任何權威部門公布過⑤相關的數據,即個人投資開辦企業的資金支出(也包括個人購買企業發行的證券,但這應該不是主體)。因此,上述公式到這里為止,我們已很難作進一步測算。

上述分析流程同樣適用于分析企業部門,本文就不展開了。

三、補充分析

雖然缺失⑤的數據,導致上述測算過程中斷。但是,依然可以做一些定性的邏輯分析。

2018年的一個重大情況,就是金融嚴監管,導致銀行壓縮了SPV投資(包括投放非銀資金、投資于資管產品等,這里資管產品包括同業理財、基金或券商的專戶、公募基金等),從而回籠了M2,使M2同比增速很低。

銀行SPV投資的資金最終流向,一是在債券的二級市場中交易。比如銀行購買一個資管產品(比如債券投資專戶),參與債券二級市場投資,這也會派生一筆M2,計入非銀存款。但2018年非銀存款僅增加1.7萬億元。同時我們還注意到,銀行理財存放銀行的資金(計入非銀存款)減少了1.8萬億元,而貨基也有增長1萬億元以上(注意前文提及個人貨基增加2萬億元以上,說明其他機構在贖回貨基),這些都會影響非銀存款。但從這些線索來看,非銀存款變動并不是特別大,所以,這一類資金流向不是銀行SPV投資的主流。

那么就該關注銀行SPV投資后資金的另一個流向,即通過非標或債券的形式流向企業,形成企業存款,再通過企業的發工資(①)、向個體戶購買(①)、分紅(⑤的負數)等行為,部分流向個人。因此,銀行SPV投資的大幅收縮,造成這些企業的非標或債券融資受阻,必然間接造成這些向個人支付的行為受阻,導致個人的①變小,即影響個人收入。那么對消費的影響肯定是不利的。

但對于⑤的分析,我們沒有數據可供形成結論。可能是經濟不景氣,老板們覺得經營企業無利可圖,因而收縮了投資,體現為⑤變小甚至是負數,于是反倒導致個人存款增加。當然,也有可能是企業融資受阻,資金周轉困難,導致一些老板不得不給企業追加資金,導致⑤變大,那也肯定影響消費。

當然,我們最后的結論,金融嚴監管對消費肯定是有不利影響的。但是,我們依然不能否認的是,金融嚴監管是一條痛苦而正確的路。


全文
收起

2018年美國銀行業亂中求進的深層原因

評論 李廣子 2019年06月05日


2018年,在國際環境錯綜復雜的情況下,美國銀行業實現了快速發展。本文對2018年美國銀行業以及代表性商業銀行運行情況進行分析,為我國銀行業發展提供借鑒。

一、2018年美國銀行業運行特點

經營規模穩步擴張。截至2018年底,美國共有5477家銀行機構。2018年4季度末,美國銀行業資產規模總計達17.9萬億美元,比上一季度增加了2700億美元,環比增長1.53%,同比增長3.03%;負債規模達15.9萬億美元,環比增長1.56%,同比增長3.00%,負債規模的同比增速與資產幾近相同。與美國相比,我國銀行業經營規模仍保持較高增速。銀保監會數據顯示,2018年4季度末,我國銀行業金融機構總資產和總負債比上年分別增長6.27%和5.89%,均高于美國銀行業同期水平。(見圖1) 

1.png

利潤實現高速增長。2018年,美國有近80%的銀行報告收入高于上一年,美國銀行業實現凈利潤2367億美元,與2017年同期1643億美元相比增長了44.1%。全年運營收入(凈利息收入與非利息收入之和)為8074億美元,較上年同期(7543億美元)增長7.0%。與之相比,銀保監會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商業銀行實現凈利潤18302億元,與2017年的17477億元相比增長了4.72%。可以看到,2018年美國銀行業利潤增速大大超過我國銀行業同期水平。

凈息差明顯提升。美聯儲2018年共經歷4次加息,2018年12 月19日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上調至2.25%~2.50%,較年初上升1個百分點。在此背景下,美國銀行業平均凈息差(NIM) 水平上升明顯,成為驅動銀行業營業收入增長的一個重要因素。圖2反映了2013年以來美國銀行業的凈息差(NIM)變動趨勢。

2.png

從圖2可以看到,2013年以來,美國銀行業平均凈息差(NIM)呈現先下降后上升的趨勢。伴隨著美聯儲的加息,美國銀行業凈息差(NIM)自2015年以來穩步上升。從2015年的3.07%上升到2018年的3.45%,上升了0.38個百分點。與之相比,同一時期我國銀行業凈息差則總體呈現穩中有降的趨勢。銀保監會數據顯示,2013年4季度至2018年4季度,我國商業銀行平均凈息差分別為2.68%、2.70%、2.54%、2.22%、2.10%和2.18%,總體上呈下降趨勢。可以看到,我國銀行業的凈息差與美國銀行業的差距近年來呈現擴大趨勢。

從美國社區銀行情況看,其凈息差水平要高于美國銀行業平均水平。2018年,美國社區銀行業平均凈息差水平比銀行業平均水平要高0.3個百分點。從趨勢上看,雖然美國社區銀行業凈息差水平近年來也呈現上升勢頭,但增長幅度并不明顯。其平均凈息差從2013年的3.64%小幅上升到2018年的3.78%,僅上升0.14個百分點。

經營風險有所下降。2018年美國銀行業經營風險總體上有所降低。2018年4季度,美國銀行業不良貸款率為0.99%,與2018 年3季度相比小幅下降,較2017年4季度下降0.21個百分點,處于較低水平。壞賬核銷總額為167億美元,比上年同期的169億美元下降了1.47%。非流動貸款(逾期90天或以上,或處于非應計狀態)在第4季度減少了10億美元(1%)。其中,住房抵押貸款非流動余額下降20億美元(4.4%),工商貸款非流動余額下降5.543億美元(3.6%),但信用卡非流動余額上升16億美元(13.8%)。銀保監會數據顯示,我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2018 年4季度為1.83%,大大超過美國銀行業平均水平。(見圖3) 

3.png

從資本充足率來看,2018年4季度美國銀行業資本充足率基本保持穩定,為14.6%,較2017年4季度同比上升3個基點。2018 年美國銀行業第4季度的核心資本充足率為9.70%,比上年同期增長了0.73個百分點,資本充足情況良好。銀保監會數據顯示, 我國商業銀行2018年4季度資本充足率和核心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4.20%和11.58%,資本充足率與美國銀行業比較接近,核心資本充足率要高于美國銀行業。(見圖4) 

4.png

此外,2018年4季度,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的問題銀行名單從第3季度的71家下降到60家,這是自2007年第1季度以來的最低數量。問題銀行總資產從第3季度的533億美元降至485億美元。

金融科技廣泛運用。金融與科技的深度融合是近年來金融業發展的主要趨勢之一。其中,商業銀行是金融科技應用的一個主要領域。美國作為科技最發達的國家之一,金融科技在美國銀行業中也得到廣泛應用。加大金融科技研發投入、促進新技術應用轉化,已成為美國主要銀行的普遍選擇,金融科技已經成為推動銀行業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美國的大銀行充分認識到,金融科技對推動銀行經營理念、業務模式、服務方式等變革具有重要的作用,在支付領域、人工智能領域、線上渠道和區塊鏈技術運用等方面前景廣闊。例如,2017年美國的摩根大通、美國銀行、美國合眾銀行和富國銀行等4家銀行聯合其他主流銀行推出了P2P實時支付網絡,打破了多年來第三方支付公司在這一服務領域的統治局面,客戶無需新安裝APP即可使用,并提供便捷的收付款服務。成立科技實驗室,加強對新技術的探索與跟蹤。除此之外,上述4家銀行還與科技公司廣泛開展形式多樣的戰略、業務合作,實現優勢互補。例如,摩根大通在2016年啟動“入駐計劃”,由該行業務專家直接入駐初創企業,雙方“肩并肩”開展行業變革創新,并推出了一系列金融科技成果,包括金融合同解析軟件COIN、移動銀行Finn、檢索電子郵件的程序X-Connect、亞馬遜的聲控助手Alexa、網絡虛擬AI助理、資產組合管理及投資軟件You Invest等。

二、美國代表性銀行2018經營情況

這部分將進一步分析高盛、摩根大通、美國銀行、富國銀行、花旗銀行五家美國代表性商業銀行經營情況。

(一)經營規模

五家銀行經營規模情況如表1所示。 

5.png

從表1 可以看到,2018年, 五家銀行資產規模穩步增長。2018年末,五家銀行資產規模達9.7萬億美元,同比增長1.45%。從表1還可以看到,不同銀行在資產規模擴張方面出現了分化。其中,富國銀行2018年資產出現了負增長,資產規模下降幅度接近3個百分點,是五家銀行中唯一一家資產負增長的銀行;摩根大通是五家銀行中資產增速最快的銀行,達到3.53%。

表2反映了美國代表性銀行貸款規模及資產構成情況。

6.png

從表2可以看到,五家銀行在貸款增長方面分化更為明顯。高盛、摩根大通和花旗銀行貸款規模均實現了增長。其中,高盛的增幅最大,達到16.3%;而美國銀行和富國銀行的貸款規模則出現了下降,但幅度均比較小。

從貸款在資產中的占比情況看,不同銀行差異較大。2018 年,貸款在資產中占比最高的是富國銀行,超過50%,意味著該銀行在資產運用上較多地依賴貸款;與之相比,高盛的貸款在資產中的比重僅為10.1%,只有富國銀行的五分之一,反映出該銀行在資產運用上多元化程度較高。從趨勢上看,高盛的貸款在資產中占比呈現上升勢頭:2018年貸款在總資產中占比與2017年相比上升了1.3個百分點。其他幾家銀行基本保持穩定,反映出代表性銀行的資產結構處于相對穩定的狀態。

(二)收入與盈利

五家銀行近年來收入和利潤情況如表3所示。 

7.png

從表3可以看到,五家銀行凈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均實現了較大幅度的增長。2018年,五家銀行凈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合計分別為3986億美元和1115億美元,分別比上一年增長4.93%和78.91%。總體上看,五家銀行凈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增速均要高于資產規模增速,反映出上述銀行2018年在盈利能力方面的提升。此外,從表3還可以看到,五家銀行的凈利潤增幅要高于凈營業收入增幅,也反映出銀行在盈利能力方面的提升。 

8.png

從表4可以看到,2018年五家銀行維持近年來利潤率上升的勢頭。2018年平均資產利潤率(ROA)和凈資產利潤率(ROE)分別達到1.14%和11.65%,與2017相比分別提高了0.53 個百分點和4.66個百分點,盈利能力明顯增強。與之相比,根據銀保監會的數據,2018年4季度我國商業銀行的平均資產利潤率(ROA)和凈資產利潤率(ROE)分別為0.90%和11.73%,比2017年4季度分別下降0.02個百分點和0.83個百分點。通過比較可以看到,2018年美國代表性銀行的盈利能力上升得非常明顯。

三、原因分析

前文的分析表明,2018年美國銀行業整體表現是非常優異的,其業績的取得主要得益于以下幾方面原因:

一是實體經濟增長強勁。得益于2017年底特朗普政府減稅法案的順利通過,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減稅給經濟注入了強大動力,2018年美國經濟增長強勁。2018年前3季度,美國GDP環比增長率分別為2.2%、4.5%和3.5%。就業市場持續繁榮,失業率下滑至近50年的低位。經濟的增長產生了巨大的金融需求,為美國銀行業的快速發展提供了支撐。當然,伴隨著減稅計劃刺激效應的消退,美國經濟增長見頂的可能性正在增加,其對銀行業發展的支撐作用可能也將會減弱。

二是加息推動銀行凈息差上升。近年來,美聯儲持續的加息大幅提高了美國銀行業的凈息差水平。從前文可以看到,2018 年美國銀行業的平均凈息差與2015年的相對低點相比上升了0.31 個百分點。盡管美國銀行業收入結構多元化程度較高,但利息收入在其營業收入中仍占有較高比重。在這種情況下,凈息差的增長直接增加了美國銀行業的利息收入,提高了單位資產的盈利能力。

三是特朗普稅改(“Tax Cuts & Jobs Act”,TCJA)降低稅負。特朗普稅改包含了大量對原有稅收優惠的修訂與限制,是減稅與增稅并存的結構化調整,并改變了各類銀行業務的潛在成本與盈利能力。特朗普政府將企業稅從35%降到21%,下降了14個百分點。稅負的減少使得銀行業在營業收入保持低增長甚至下降的情況下,也可能實現利潤的高增長。這一點可以從前文的分析中清楚地看到:2018年五家代表性銀行凈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比上年增長4.93%和78.91%,后者是前者的近16倍。銀行年報顯示,高盛2018年有效稅率為16.2%,包括了4.87億美元的稅收優惠,較2017年下降了45.3個百分點,稅前盈利增長為12%, 稅后的盈利同比增幅變成144%。當然,不同銀行對于減稅的受益程度存在一定差異。從2018年半年報來看,花旗銀行的稅負節約達到凈利潤的9.70%,而富國銀行的稅負節約則只有凈利潤的2.48%。

四是對金融業特別是銀行業監管政策的放松。2018年5月22 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了金融危機后最大的一次金融監管改革提議,批準了改革《多德-弗蘭克法案》的議案,特朗普批準并簽署成為法律。該法案的出臺意味著除了13家特大型銀行之外的借貸機構,面臨的監管力度顯著降低。例如,資產在100億美元以下的小銀行與信用合作社,如果杠桿率為8%~10%可以放松監管。此舉直接帶動了社區銀行等中小銀行的利潤快速增長。

五是經營成本下降推動盈利上升。一方面,實體經濟復蘇帶動貸款質量回暖,一部分減值準備被沖回,進一步充實利潤;另一方面,金融科技的廣泛應用降低了經營成本,運行模式的創新改善投入產出效率,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銀行的盈利能力。

四、啟示與借鑒

第一,把握好防范風險與鼓勵創新的平衡。經歷了過去十多年的高速發展和業務創新,我國銀行業當前風險不斷暴露,通過嚴監管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成為包括銀行業在內的我國金融業近年來的主題。疊加其他因素綜合影響,我國銀行業發展速度明顯放緩。美國銀行業2018年的快速發展離不開多重政策利好,包括稅收改革、美聯儲加息、放松監管等。從長遠來看,防范風險與鼓勵創新之間始終保持此消彼長的螺旋式上升關系。既不能為了防范風險而完全禁止創新,也不能為了鼓勵創新而忽視風險,需要在二者之間保持好平衡。

第二,更好地發揮金融科技的作用。隨著技術的發展以及金融消費者消費習慣的改變,金融與科技將會實現深度融合。從美國的經驗來看,金融科技已經成為推動美國銀行業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與美國相比,我國部分先進銀行在金融科技方面加大了投入并產生了較好的效果。從未來趨勢上看,我國銀行業需要更好地發揮金融科技的作用,在市場拓展、產品創新、流程優化、風險管理等方面實現與科技的融合,不斷降低運營成本,提高效率。

第三,關注銀行業風險的防范與化解。與美國銀行業相比, 當前我國銀行業資產質量偏低,不良資產風險較為突出。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我國銀行業資產質量仍然不容樂觀,銀行業風險可能會進一步暴露。因此,無論是銀行還是監管部門,都需要把防范和化解銀行業風險作為工作重點。在做好存量風險處置的同時,嚴格控制新增風險的發生。



全文
收起

社融走弱是否會持續?

評論 李奇霖 2019年05月29日


在3月總量與結構均“完美”的金融數據過后,4月的金融數據跌入了低谷。

總量層面,社融絕對的新增量只有1.36萬億,較去年同期都少了4000億左右,存量增速從10.7%回落至10.4%。結構層面,企業中長期貸款只有2823億,今年以來的新低;委貸+信托貸款新增量-1000億,也是今年的新低。

一、社融走弱主要有三個原因

第一,2018年與2019年開工旺季錯位,2018年受兩會與春節偏晚影響,開工旺季在4月,今年在財政支出前置+春節早的影響下,開工旺季前置在3月。

而由于項目融資需求主要集中在前端,要想施工,必先解決資金問題,因此高開工通常意味著高融資需求。

高開工的錯位既使今年4月的融資需求邊際走弱,也推高了去年4月的對比基數。

第二,4月逆周期調節政策發力節奏有所調整。以wind口徑來看,4月份地方政府債的凈融資規模只有600億,較1-3月份的月均規模減少了3400億左右。用益信托統計的4月集合信托投放至基礎產業領域的規模受此影響,也環比減少了44%。

作為基建投資先導指標的挖掘機增速4月份的銷量降至6.96%,瀝青期貨主力合約跌去了200點等信息也同樣可反映出政策托底經濟的力度減弱。

111.png

由于一季度社融走勢與經濟走勢出現了分化,實體經濟杠桿率再度飆升,央行的貨幣政策也出現了一定的變化,開始回歸防風險調結構的中長期戰略目標,債券市場在4月份也出現了一定的調整,發行利率上漲,對債券融資有一定的影響,使債券凈融資比去年同期少增了500億左右。

第三,在早投放早收益+政策壓力下,銀行一季度天量的信貸規模可能提前耗損了銀行的項目儲備。

二、以平常心看待社融的波動

在一季度的高增長后,4月份各項數據都有走弱的風險,已經在大部分投資者的預期內了,十年期債主力合約在數據披露后,在短暫拉升后又回落穩定,可能也是因為這一點。

在現在經濟內生增長動能偏弱,仍需依靠逆周期調節政策托底帶動的情況下,社融向上的彈性不大,會隨著政策力度強弱的變動而波動也是正常現象。

以現在的經濟與政策環境來看,短期內社融雖沒有大幅改善向上的動力,但并不存在大幅走弱的基礎。

一來,自去年4月份后,委托貸款+信托貸款受資管新規正式施行、委貸新規等因素的制約開始步入深跌階段,給今年社融提供了低基數的利好條件,5-8月社融存量增速有一定的支撐。

二來,信貸與社融受逆周期調節政策的節奏影響較大,在外部貿易摩擦具有不確定性的情況下,如果經濟再度面臨較大的下行壓力,則4月份有所放緩的貨幣、信用與財政政策可能又會重新加快節奏,在政策刺激下,信貸與社融又會恢復向上的動力。

三來,地產在一二線城市的帶動下,依然存在著一定的韌性。以克而瑞發布的50家主流房企的銷售數據口徑來看,4月份商品房銷售金額同比增速為24%,銷售面積同比增速為25%,較3月份分別提高了3%與8%。

4月份的政治局會議重提“房住不炒”的政策原則,使很多人對未來房地產銷售比較悲觀,認為在三四線受棚改腰斬影響后,一二線城市的銷售也要快速下行。

但2018年一季度,兩會提及了“房住不炒”,12月份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也提到了“房住不炒”,可在這兩次會議之后,受政策影響較大的30個大中城市,其房地產銷售都沒有出現明顯的回落。

我們不否認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景氣度在下滑,但一二線城市的房地產銷售與投資不會太差。

盡管現在的調控壓力依然偏大,但與去年相比,今年的信用環境(實體流動性)與按揭貸款利率都有了明顯的改善,加上人才引進與落戶條件的放松,一二線城市的地產在政策的矛盾沖突中,還有會有較強的韌性。

三、M2受企業存款影響回落,居民部門成為主要的支撐

在M2的存款項目組成中,居民部門的存款減少了6200多億,符合3月份季末月后,由于用于沖季末考核指標的個人存款流出銀行體系等因素,個人存款負增長的季節性規律。

不過,與去年同期相比,個人存款規模少減了7000億左右,在同比口徑層面支撐了M2的增速,可能是個人所得稅減免,使居民個人留存收入增多所致。

企業存款表現較差,尤其是單位活期存款減少了6000億,較去年同期少增了9000億,是M1大幅回落至2.9%的主要推手,也是帶動M2增速下滑不及預期的主要因素,這可能是4月份信用創造活動偏弱所致。

往后來看,減稅降費進一步兌現,留存在企業與個人手中的流動性增多,加上2018年4月后基數較低,可能會使M2增速中樞在短期內繼續穩定在8.5%左右。

三季度后,社融走弱,信用創造力量減弱,則M2增速也會隨之下行。

四、金融市場而言,今年的信用與流動性環境與去年相比有較大的差別

去年是去杠桿下的融資收縮+貿易摩擦爭端的組合,經濟景氣度快速走弱,風險偏好回落,債牛有充實的基礎,股票下跌也有較強的邏輯支撐。

今年不管外部事件如何演變,監管與政策環境改變,非標融資大幅收縮帶動社融增速快速下行的基礎不再都已經是既定的事實了。

在受政策驅動且見效較快的債券融資與信貸成為主導社融走勢因子的情況下,社融與投資者對經濟的預期會有更強的波動性,相對應的,金融資產的走勢也會更具波動性。


全文
收起

進一步規范資產分類標準,意在強化銀行業風險管理

評論 曾剛 2019年05月29日


4月30日,銀保監會就《商業銀行金融資產風險分類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暫行辦法》)公開征求意見。《暫行辦法》是對2007年銀監會發布的《貸款風險分類指引》(以下簡稱《指引》)的修訂和擴充。

《暫行辦法》擴展了風險分類的范圍,將原來的“貸款”拓展到“承擔信用風險的金融資產”,明確了風險分類的核心依據是“信用減值”,細化了風險分類的量化標準,明確了風險分類劃分與逾期天數之間的對應關系,同時強調風險分類主要考慮的因素是債務人主體的資信情況。《暫行辦法》對重組資產的定義、風險分類劃分及觀察期等安排進行了細化,堵塞了實務中通過重組資產掩蓋不良的監管漏洞。為確保《暫行辦法》的實施,對新業務進行“新老劃斷”,新發生的業務按照《暫行辦法》執行,存量資產要求在2019年12月31日前全部按照《暫行辦法》進行重新分類。

一、《暫行辦法》出臺的背景

一是適應中國銀行業的創新實踐。過去一段時間中,隨著銀行業創新加速,商業銀行金融資產的種類日益豐富,非信貸類產品在銀行資產中所占比重日益增加,但現行的風險分類主要針對信貸類產品,對非信貸類產品的覆蓋不全面,不能充分反映商業銀行所承擔的信用風險。盡管2007年的《指引》也提到了對貸款以外的各類資產,包括表外項目中的直接信用替代項目,也應進行五級分類;在銀監會2016年10月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信用風險管理的通知》中也要求開展非信貸資產分類,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參照貸款分類的有關規定,明確表內外各類非信貸資產的分類標準和操作流程,對非信貸資產實行穿透式管理,根據基礎資產的風險狀況合理確定風險類別。但從實際結果來看,對非信貸資產的五級分類執行并不到位,多數商業銀行將非信貸資產一刀切劃分為“正常類”,導致銀行的信用風險暴露不充分,不利于及時防范和化解風險。

二是落實國際監管規則的最新變化。次貸危機之后,相關國際監管規則,包括巴塞爾委員會2017年4月發布的《審慎處理資產指引——關于不良暴露和監管容忍的定義》,對不良資產和重組資產重新進行了界定,明確了逾期天數和風險分類之間的關系。此外,2018年開始實施的國際財務報告準則IFRS9對金融資產減值采用了預期信用損失模型,根據資產信用風險的惡化程度將金融資產分為三個階段,分別適用不同的減值計提方法。此次《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的出臺,既對國際監管規則進行了吸收和借鑒,也與國際會計準則的變化保持了一致。

二、風險分類的核心概念和主要因素

《暫行辦法》將信用減值作為風險分類的主旨,引入了會計中的減值概念,指出信用減值是“根據所適用的會計準則,因債務人信用狀況惡化導致的資產估值向下調整”。在五級分類的定義中,也主要以信用減值的發生與否和信用減值的程度作為風險分類的劃分標準,與財政部2017年發布的《企業會計準則第22號——金融工具確認和計量》中金融資產預期信用損失的三階段劃分方式類似。對應的,凡是承擔信用風險的產品都是風險分類的范圍,而不僅限于貸款。在五級分類的定義中,措辭也由原來的“貸款本息”能否收回改為“本金、利息或收益”能否足額償付,《暫行辦法》適用的范圍涵蓋了除信貸資產以外的資產管理產品、資產證券化產品等非信貸類資產。

《暫行辦法》將債務人主體的履約能力作為風險分類的核心要素,重點考查債務人的財務狀況、償付意愿和償付記錄等,而將擔保情況等作為次要的考慮因素。現行指引對于逾期90天以上的貸款,只要擔保充足,依然可以劃分為正常類或關注類。而《暫行辦法》的不良認定標準趨嚴,只要逾期超過90天,不論擔保情況如何,一律歸為不良。此外,如果債務人在財務狀況正常的情況下,通過借新還舊或其他債務融資方式償還,則該資產應至少被劃分為“關注類”;如果債務人或金融資產的外部評級被下調至非投資級,或債務人被納入失信聯合懲戒名單的,該資產應至少劃分為“次級類”;如果債務人逃廢銀行債務,則該資產至少應劃分為“可疑類”;如果債務人已進入破產程序,則該資產應劃分為“損失類”。風險分類的劃分主要依據債務人主體的資信情況,而不再強調貸款項目的盈利能力、貸款償還的法律責任等因素。

《暫行辦法》引入了量化指標,特別是確定了逾期天數與風險分類的對應關系,對于逾期超過90天、270天、360天的金融資產,應分別劃分為次級類、可疑類和損失類。其中,逾期超過90天的資產列入不良,與2017年巴塞爾委員會發布的《審慎處理資產指引——關于不良暴露和監管容忍的定義》中的標準一致。同時,風險分類還引入了會計中的資產減值指標,對于減值達到40%以上和80%上的金融資產,要求分別劃分為可疑類和損失類,初步建立了五級分類與資產減值的對應關系。

《暫行辦法》引入了交叉評估,當同一債務人在其他銀行的債務出現不良,但不超過總債務的5%的,應將其對應資產歸為關注類;同一非零售債務人在所有銀行的債務中,逾期90天以上的債務超過5%的,對應資產應至少劃分為次級類。非零售債務人在本行的債務5%以上被分為不良的,那么該債務人在該行所有的債務均應劃分為不良。量化指標和交叉評估等要求,都傳遞出不良分類趨嚴的信號。由于各行對逾期貸款認定為不良的標準不統一,對于不良認定較為寬松的銀行,《暫行辦法》將較大的影響其風險分類結果。而根據在本行內部和各行之間的交叉認定的標準,預計對部分銀行的不良率將帶來一定沖擊。

三、資管產品與重組資產的風險分類

針對資產管理產品、資產證券化等產品,《暫行辦法》要求穿透至底層資產進行風險分類,根據基礎資產的實際風險狀況,合理確定產品的風險類別。對于無法穿透至機場資產的資產證券化產品,出于審慎性的考慮,要按照基礎資產中風險分類最低的資產確定產品的風險類別。但對于以零售資產、不良資產為基礎資產的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以及分層的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以產品為單位進行風險分類,不要求穿透至底層資產進行分類。

《暫行辦法》重新定義了重組資產,對重組資產的風險分類劃分和觀察期安排也進行了細化。相比于現行的《指引》,《暫行辦法》不再要求重組資產必須分為不良,但至少應分為關注類,分類結果更加注重資產的實際狀況,體現了“實質重于形式”的理念。同時,《暫行辦法》對于重組資產的風險分類也更為審慎,延長了重組觀察期的長度,將觀察期由6個月延長至1年。對于重組前為不良的,規定重組觀察期內不得上調分類;資產質量持續惡化的則應進一步下調分類,并重新計算觀察期。

四、對銀行業的影響

一是不良資產的不良認定總體趨嚴,風險暴露更加充分。《暫行辦法》將逾期天數與風險分類劃分建立了對應關系,明確要求逾期90天以上的資產納入不良。近兩年來,監管層已經開始敦促各商業銀行做實貸款分類,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計入不良,目前總體來看逾貸比(逾期90天以上貸款與不良貸款的比值)已基本降至100%以內。但由于現行《指引》沒有明確要求,并不排除部分銀行以擔保充足為由而不將逾期90天以上的貸款列為不良。《暫行辦法》的實施將使逾期天數成為一個剛性指標,有助于常態化的充分暴露不良。此外,五級分類過程中更加注重債務人主體的資信狀況,不再強調抵質押擔保、貸款項目收益等因素,對不良的認定口徑更加嚴格。對逃廢債由原來的關注類降為可疑類,對不良資產上調的標準也較國際標準更加嚴格。

二是風險管理更加精細化,風險分類注重實質。《暫行辦法》將所有承擔信用風險的資產納入五級分類范圍,對于資產證券化等非信貸類產品實施穿透分類的原則,都有助于更加全面、真實的反映風險。相關量化指標的引入明確了風險分類與逾期天數、資產減值的關系,風險管理更加精細。風險分類中更加強調債務人的履約能力,對重組資產的不良認定也更加注重實質。為強化商業銀行信用風險管理,《暫行辦法》從治理架構和管理制度層面對銀行都提出了相關要求,同時需開發和完善信息系統,加強風險監測和預警,以及時、動態的反映風險。

三是規范更加國際化,與國際監管規則及會計制度更加一致。現行《指引》對逾期貸款納入不良的標準不明確,認定口徑較為寬松。《暫行辦法》將逾期90天的資產納入不良,不僅與巴塞爾委員會2017年的要求一致,也與歐洲央行、美國監管機構的監管實踐相同。同時,信用減值概念的引入以及在五級分類中的應用也體現了監管實踐與會計準則的協調。

四是部分銀行不良率或有所上升,但不用過度擔憂。隨著五級分類標準的細化和不良認定口徑趨嚴,部分銀行可能會出現不良貸款額和不良率的上升。特別是目前風險分類不到位、不良認定較為寬松的銀行,不良率預計會有一定程度提高,考慮到銀行撥備會相應增加以彌補預期的信用損失,這些銀行的利潤也可能會受到一定的負面影響。但對于資產分類較為嚴格的銀行,以及前期在監管強化要求下風險暴露已經比較充分的銀行,《指導意見》的影響相對較小,不良貸款余額和不良率將會繼續下降。此外,根據銀監會2018年發布的《中國銀監會關于調整事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對商業銀行按照“同質同類、一行一策”的原則,對撥備覆蓋率和貸款撥備率進行區間式管理,對貸款分類準確性較高、積極處置不良、資本較充足的銀行,可適度下調貸款損失準備的監管要求。這意味著,不同銀行的經營業績分化將進一步加大。

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對那些目前風險分類不到位、不良認定較為寬松的銀行,新的資產分類標準盡管會導致其不良貸款額或不良率的上升,但這些主要都是存量風險的顯性化,并不意味著增量風險的進一步擴大,因此,也不用對部分銀行不良數據的變動過度擔憂。從長期看,風險暴露更加充分、真實,有助于提高銀行風險管理的主動性,對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提高資金配置效率都有著積極的影響,這可以為銀行的長期可持續發展創造更好的條件。


全文
收起

網貸監管需規范多種機構不同合作模式

評論 曾剛 2019年05月13日


如何對互聯網和金融科技創新實施有效的監管,是當下金融防風險、監管補短板的一個重要內容。從近期網絡流傳的銀行互聯網貸款監管文件,到幾家地方銀監局對轄內銀行的風險提示,可以感受到監管規范已箭在弦上。

由于金融科技的金融生態重構,當前互聯網貸款早已突破了機構、地域的范圍,涉及眾多的參與者。所以,針對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的監管要求,所影響的絕不只是開展這些業務的銀行業金融機構,而是在這個生態中的所有主體,這也是相關監管動向受到如此廣泛關注的原因所在。

創新與風險之間的平衡永遠都是很難把握的一門藝術,對互聯網貸款的監管亦是如此。

一、互聯網貸款的特點:聚合不同類型機構

開展互聯網貸款的主體(不包括那些不持牌經營的違規者)并不限于商業銀行,非銀行的持牌金融機構(包括信托公司、消費金融公司、互聯網小貸等),事實上也都是互聯網貸款的積極參與者,與商業銀行之間既有競爭,也有合作。

從發展脈絡看,可以把互聯網貸款不那么精準地分為幾個不同的層次或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金融機構(商業銀行)線下業務的線上化,主要服務對象是線下客戶。

第二個階段是互聯網端的小微、個人金融服務,主要服務于互聯網商務衍生出的各種金融需求。由于傳統金融機構在早期沒能對這部分金融需求做出及時的反應,導致了金融供給的空白,互聯網企業成為了這個階段的先行者。

第三個階段,隨著互聯網支付往線下場景的滲透,線上線下場景的融合,極大地拓展了對線下客戶進行服務的能力,部分互聯網企業開始利用技術和平臺,將普惠借貸從線上拓展到線下;在另一端,傳統金融機構開始意識到數字化趨勢不可逆轉,也開始探索全流程的信貸模式,將服務能力從線下客戶向線上拓展。在這個階段,互聯網企業和傳統金融機構的發展理念開始趨同,路徑也開始融合,由于各自的比較優勢不同,合作的空間也打開了。

第四個階段,與傳統信貸由一家機構完成主要的業務流程不同,互聯網貸款更像一個金融生態體系,不同類型的機構發揮不同的專業能力,聚合形成更為高效的金融產品和服務。從生態體系的角度看,這個階段的互聯網貸款創新,是對傳統金融服務流程的拆分和重構,通過專業化分工,提高流程中每一部分的效率,實現普惠金融成本、效益和風險的多維平衡。在這個生態體系中,多元化的參與主體不再是簡單的競爭對手,而是發展成為一種共生、共享關系。

第四個階段的互聯網貸款,可以將信貸流程劃分為獲客、數據、風控、增信和資金等重要業務節點,每個節點上可以存在多個不同的機構同時獨立提供服務,而不同的節點之間既可能有信息的流動,也可能有金融資源的互通,這些節點被連接起來,共同組成了信貸業務的全流程。

在我們看來,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貸款創新,是依托金融科技搭建統一平臺,這些業務節點上各有所長的機構連接起來,構建為有機生態體系的信貸展業模式。諸多業務參與方充分發揮各自在業務屬性、服務網絡、數據積累、科技研發、融資渠道等方面的差異化優勢,產生規模經濟效應,從而為金融消費者提供多元化、價格可承擔、體驗更便捷的信貸解決方案。

二、監管的難點:參與機構眾多、不受地域限制

從監管視角來看,互聯網貸款對現有的監管體系形成了不小的挑戰。

一是很難被納入以機構為主體的審慎監管框架中。

目前有關監管政策的設想,主要針對持牌機構(主要是商業銀行),且主要基于線下信貸業務的監管思路和規則,沒有充分反映互聯網貸款與傳統信貸之間所存在的差異。正因為如此,有關監管細節的爭論不絕于耳。

從長遠來看,功能監管可能更適合互聯網貸款,但資管新規式的跨行業統一監管規則,短期還很難出現。

首先,分業監管在很長一段時間仍會是我國金融監管的主體,除非規模達到系統重要的程度,否則很難通過協調不同部門來制定跨行業的統一監管規則。

其次,分業監管的核心是機構監管,對象是持牌金融機構。即使是資管新規這樣的跨行業規制,對象雖涉及不同行業(如銀行、證券、保險和基金等),但都是持牌金融機構,各自都有對應的監管主體,以確保統一監管規則的落地。而在互聯網貸款中,重要節點(如獲客、風控等節點)的核心參與者未必是持牌金融機構,沒有對應的監管主體,因而難以對整個流程實現全覆蓋的監管。換句話說,即使出臺了類似于資管新規的統一監管規則,由于有相當數量的重要參與者不在現行監管體系內,監管的有效性很難得到保證。

基于此,我們認為,必須將分業監管和機構監管視為確定的前提,在此基礎上討論如何對普惠性質的互聯網貸款進行適度的監管。

二是對屬地監管原則有一定的沖擊。

業務開展應符合一定的屬地限制,是現行機構監管的一個重要特征。傳統線下信貸業務,只能在銀行分支機構所在地區開展,對于異地分支機構較少,甚至沒有異地機構的城市商業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而言,這意味著其信貸業務只能局限于本地。過去一段時間,國家政策層面越發強調對實體經濟的支持,監管部門進一步強化了對信貸資金流向的監管,特別對農村金融機構還提出了“貸款不出縣、資金不出省”等要求,并制定了相應的監管考核指標體系。

而基于互聯網的互聯網貸款模式,客戶地域分布范圍較廣,不受地域限制,對參與互聯網貸款的城商行和農商行來說,這些客戶難以符合屬地監管的標準,以及信貸資金支持本地經濟發展的要求。

三是可能影響信貸政策的執行效果。

在實踐中,監管部門對信貸流程和資金實際使用有著較為嚴格的監管要求,以確保貸款資金使用與貸款申請用途相一致。

但在互聯網貸款下,有相當多的客戶是由第三方平臺引流而來,且都不在本地,銀行對客戶資金需求的真實性和實際使用情況進行核實的難度較大。如果單筆額度小,問題還不是很突出,但如果單筆金額大且達到一定規模以上,相關風險就不容忽視了。

三、監管的重點:規范機構合作、強化消費者保護

立足于現有的機構監管框架,對互聯網貸款的監管,我們有如下幾點思考。

第一,嚴格準入,規范機構合作。

在互聯網貸款的聚合生態中,信貸業務并不是由一家機構完成,而是集合了眾多的參與主體,在不同的節點上發揮作用。在這種情況下,對某一類持牌機構(如銀行、消費金融公司或信托等)的監管,難以對整個業務鏈條形成完全的覆蓋。這也為一些非持牌機構借道參與相關業務提供了灰色空間。

對此,監管應把握如下幾個原則:其一,在互聯網信貸涉及的主要節點中,現有法規要求持牌的業務,只能由持牌機構經營。比如,支付清算服務、資金吸收、貸款發放、信用增進(保險或擔保)以及數據征信等業務,都有持牌要求,只能由獲得相關牌照的機構參與。第二,現有法規未要求持牌的業務,如獲客、信貸技術以及貸后管理等領域,應允許持牌機構與各類具有專業優勢的非持牌機構的合作,鼓勵市場競爭以提高效率。第三,對機構間合作的監管,可以根據合作對象的性質進行分類。持牌機構與持牌機構之間的合作,由相應監管部門分業管理,但需要保持政策的協調性,避免政策沖突,或因制度空白導致監管套利;對于持牌機構與非持牌機構之間的合作,以持牌機構為監管主體,與非持牌機構的合作應遵循既有的監管規定,監管可要求持牌機構根據審慎原則建立白名單制度,將資質較差、潛在風險較大的機構排除在外。此外,監管部門可以適度延伸監管范圍,在有必要的情況下,對持牌機構的合作對象進行監管檢查和評估。

第二,平衡創新與風險,強化資金流向監控。

對互聯網貸款不能進行“一刀切”的要求,而是應該因勢利導,平衡創新與風險。一方面,要充分發揮互聯網貸款在普惠金融領域的積極作用;另一方面,又要避免與現有規則之間形成過大落差,造成競爭不公平或形成新的套利空間。

具體可考慮,在允許互聯網貸款發展的同時,對其客戶對象、單筆額度進行限制,突出其普惠金融定位,以彌補線下信貸對普惠金融客戶覆蓋的不足;對中小銀行跨區域資金進行一定的比率限制,以防止部分機構資金過度外流;鼓勵中小銀行與其他主體(尤其是互聯網企業)合作,以互聯網貸款模式開發、服務本地客群;強化對互聯網貸款資金流向的監控,確保其符合監管政策導向,等等。

第三,規范各方法律關系,厘清責任與風險承擔。

互聯網貸款往往有多家不同類型的機構參與。從風險分擔角度,一旦發生信用風險損失,各自應該承擔怎樣的法律責任,現有的互聯網信貸并未形成統一的規范。而且,從借款者視角看,借款的入口與資金的真實出借方,并不完全一致(如聯合貸款模式下),甚至完全不同(如助貸模式下),容易造成糾紛,給金融機構帶來法律風險,或對金融消費者權益造成傷害。

所以,聚合信貸監管的一個核心,是要明確參與各方的法律關系,并參照現有的監管規則,對不同的合作模式進行規范。

第四,強化金融消費者保護。

互聯網貸款的參與者眾多,各方法律關系不明晰,加之主要通過互聯網進行交易,大量的實質性交易處理全部隱藏至后臺,金融消費者往往只能面對極簡化的操作流程和標準化的業務描述,缺少進一步風險質詢和疑問解答途徑。在這種情況下,金融消費者因信息不對稱所導致的弱勢地位會越發明顯。

在金融消費者保護方面,有如下幾個可探討的方向:一是根據互聯網貸款創新的新特點,進一步完善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的法律、法規。二是強化行為監管,加大對違規行為的處罰力度。對于擾亂市場秩序或侵害金融消費者權益的市場亂象,加大行政處罰力度,樹立行為監管的權威性及震懾性,確保金融機構經營行為守法合規。三是加強金融消費者信息保護,強調身份識別系統的保密性、安全性,并能適應開展客戶盡職調查的各種需求和風險等級。


全文
收起

理財、理財子與同業合作變局

評論 李奇霖 2019年04月25日


理財瘋狂發展的十多年也留下了一些隱患,首先是理財業務部門的不規范,許多部門都在做,公司部、零售部、投行部、金融市場部等,甚至一些大行的重點分行也可以做,各部門、各銀行之間沒有統一的規章。第二是地方性銀行受地方監管,許多地方的監管標準和條例并不一樣,所以不同地區銀行之間也存在監管不統一的問題。第三是銀行理財的做法也較為粗放,非標是重要的資產,采取“資產池”運作,期限錯配現象較為普遍,容易形成風險傳遞。

為此2016年開始政策頻頻動作,劍指銀行理財。過去的這段時間,“控風險”像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老產品需要整改,應付監管層和行內部的合規、風控各種檢查、匯報,新產品還不太會做,只能摸著石頭過河。

但是,在資管新規、理財新規和理財子公司新規之后,監管有幾個重要的主旨是非常明確的。

第一,鼓勵成立銀行理財子公司,對于沒有能力的銀行可以暫時放在銀行資管部門下,但是整改期過后不知會如何。

第二,鼓勵打破剛兌,凈值化運作,投資非標不能期限錯配,“資金池”運作。

接下來第一部分我們將分別就大行和中小行是否成立理財子公司和如何轉型銀行理財進行分析,第二部分介紹在銀行理財現狀下,非銀如何與銀行合作。

一、監管框架下,大行和中小行的理財分別怎么做?

(一)成立理財子公司的大行

截至目前我國共有22家銀行宣布成立理財子公司,雖然銀行理財子公司的銀行理財有一定的優勢,起售門檻低,不必面簽,可投資股票市場,但是對銀行來說成立理財子公司也存在一些的問題。

第一,銀行要拿出一部分資本金成立理財子,本來銀行理財是銀行資管部門下的一項業務,尤其是表外理財不必計提風險資本,不必繳納存款準備金和存款保險,規模也沒有限制,對銀行來說節省了很多成本,但是成立銀行理財子公司首先就要從銀行拿出一部分資本金,銀行表內必須少配置相應規模的資產,大概是資本金的8-10倍。

而且在資本金的基礎上,銀行理財的擴張規模也有了上限,根據《理財子公司管理辦法》第四章低四十五條規定“銀行理財子公司應當遵守凈資本監管要求。相關監管規定由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另行制定。”我們參照信托業的大概風險系數1%做比較,銀行理財規模的上限大概是資本金的100倍。

所以成立理財子公司從資本金角度上來看,銀行損失了10倍的表內資產,表外理財的規模也有了100倍的限制(原來沒有限制)。

目前銀行理財的規模尙未達到100倍的程度,所以這個條件不是緊約束,對銀行理財來說影響規模的因素更多是渠道,從渠道角度上來看,成立理財子公司的大部分是大行,大行的渠道主要是自己的網點,原來哪些網點現在依然是那些,短時間內不會明顯擴張,并且因為與母行的攬儲產生競爭,不利于銀行理財持續高速擴張。

第二,成立理財子公司可能在人員調配問題上遇到阻力,工作人員從總公司進入子公司降級了,而且薪酬不太可能市場化,可能會象征性的漲15%左右,銀行人員的底薪本身不算高,這個幅度其實對他們影響不大,所以在本行人員的調配中可能會遇到阻力,在外招的時候,這個薪酬仍然很難找到有經驗的投研人員。

圖表一.png

雖然如此,但是與監管博弈的過程中銀行也不敢懈怠,如果后期政策突然一收緊,轉型慢的銀行很可能會面臨業務斷檔的風險,所以盡管不太劃算,但是大部分理財子公司還是在穩步推進,而且產品方面的轉型也要跟上,早成功轉型的就可以在其他銀行轉型的時候趁機搶占市場,尤其是投研能力、人員素質等實力都較為雄厚的大行,大部分都在積極轉型。

1、負債端

第一,業績基準型取代預期收益型。

資管新規要求凈值化,但是銀行的客戶只偏愛剛兌、保本、確定收益的產品,根據理財網的分類,之前的理財產品主要分三種:保本浮動收益、保證收益和非保本浮動收益,無論是哪種基本上都會給出一個預計最低收益率和預計最高收益率,從現實來看,一般都是按照預計最高收益率兌付給客戶,現在銀行都改換了說法,說成業績基準型。

基金中的業績基準的意思一般是個業績參照,主要投資中小盤的基金一般會用中小盤指數作為業績比較基準,投資藍籌的可能會用滬深300指數作為基準,但是銀行理財沒有明顯的資產類型可以比較,所以根據我們的了解大部分銀行的業績基準是給出個大概的業績標準或者范圍,比預期收益型的更開放一些,也會聲明不作為業績承諾,但是在實際操作中大部分的業績基準其實就是預期收益,產品基本上按照業績基準來剛兌。

第二,T+0的現金管理類產品受到青睞。

大行擁有覆蓋范圍最廣的銷售網點,比如不久前歸入第六大國有行,隨后宣布成立理財子公司的郵儲銀行來說,有三四萬個銀行網點,因為網點優勢,大行除了攬儲、賣自己的理財產品,往往同時代銷許多其他機構的產品,比如保險、基金和信托計劃等,過去幾年貨幣基金發展迅速,分流走了很多銀行儲蓄,所以這些大行的立場就是與其讓貨幣基金分流,不如銷售自己的類貨基的T+0產品,所以在資管新規之后,不少大行學貨基做現金管理類的T+0(或T+1、T+2)產品。

2、資產端

第一,凈值型取代剛性兌付。這其中的關鍵點有幾點:第一是凈值化的產品銀行的盈利點在哪里,第二是凈值化的方式如何估值。

凈值化產品銀行的盈利點主要是管理費(包括固定管理費和超額的浮動管理費)、托管費、申購贖回的手續費等,而傳統的預期收益型產品,銀行是通過給投資者剛性兌付的方式來賺取息差。

凈值產品的凈值是產品的凈資產與份額的比值,初始凈值大部分是1,意思就是假如募集一個1億的產品,每份的凈值是1元,總共發行1億份。在運作期間產品的凈值會隨著資產估值的變動而變動,估值增加凈值就可能大于1,估值減少凈值就可能小于1。

凈值化的估值方法有很多,包括公允價值法、攤余成本法等,目前銀行最擅長也是難度最低的是攤余成本法,但是資管新規對攤余成本法的限制很嚴,只包括現金管理類、定開式和封閉式三種,從目前來看,銀行的轉型主要是集中在這三個類型上,其中大行更傾向的是現金管理類和定開式(封閉式數量上還是占據優勢,但是增速在下降)。

A、類貨基的現金管理類。目前我國的貨幣基金很多也采用攤余成本法估值,并且結合影子定價做偏離度的監控。同樣的,類貨基的現金管理類理財也大多采用這種方式。

圖表二.png

現金管理類的產品目前股份行做的最多,其次國有大行和少數中小行也有,我們以某大行的產品為例,該產品也給出了業績比較基準,基準是人民銀行公布的7天通知存款利率上浮250bps(大概3.6%),并且申明不構成對產品收益的承諾。

產品主要投資于存款、貨幣市場基金等貨幣市場工具和債權類資產,占比為80%-100%,其他符合監管要求的資產0%-20%,總資產占凈資產的比重不超過140%,也就是杠桿不超過1.4倍。

定價方法確實是攤余成本法,同時產品管理人和托管人會對產品資產凈值按市價法定期進行重新評估,即“影子定價”,如果偏離度的絕對值超過0.5%的時候,產品管理人會根據風險控制的需要進行調整(如圖表【2】)。

在現金管理類產品方面,過去銀行和基金更多是合作關系(比如下文提的FOF類),但是當銀行自己開始做現金管理類產品的時候,與基金就更多是競爭關系了。

雖然現金管理類的銀行理財與貨幣市場基金非常相似,但是他們各有自己的優勢,貨幣基金的優勢在于避稅,而銀行理財的優勢是配置資產的靈活度更高,可以用下沉資質的方式來做高收益。

比如銀行可以做類似貨幣收益增強的產品,用80%投資CD、存款等產品進行流動性管理,然后將20%投資城投做高收益,雖然我們知道城投債的流動性不強,但是銀行理財可以在產品之間調倉,只要是標準化的債券就是標準化資產,不存在非標不能期限錯配的問題,即使這個產品到期而城投債未到期,也可以用其他產品承接。

B、FOF/MOM類。這類產品大部分以定期開放的形式運作,投資的資產是以貨幣市場基金或者債券基金作為大部分資產,提供大概3-5%左右的收益,同時加上一部分權益類資產或者衍生品來做高收益。

圖表三.png

圖表四.png

我們找到另一個產品的具體資產,可以看出,銀行目前更容易接受凈值波動較小的資產,同時合作的機構更多選擇大基金。

圖表五.png

第二,投資非標不能期限錯配。對于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法一般有兩個,第一是非標轉標的定期開放式產品,第二是做期限較長的封閉式產品。

A、非標轉標的定期開放式產品。

根據資管新規,半年以上的符合條件的定期開放式產品可以用攤余成本法估值,而且非標的終止日不能晚于開放式產品的最近一次開放日。所以如果銀行要繼續用攤余成本法計價同時投非標,就要求銀行做的開放式產品有兩個要素:第一是半年以上的定期開放式,第二是非標的期限短于產品的最近一次開放日。

這類產品一般也會給出業績比較基準,一般是在每個開放日前根據市場情況進行調整,說明下個運行期的業績比較基準,這種業績比較基準類似預期收益。

以某銀行的定開產品為例,投資的品種主要是標準化的債券資產,輔之以非標準化債權資產,資產組合的久期不長于封閉期的1.5倍。

投資的品種主要包括高流動性資產,包括但不限于現金、到期日一年以內的國債、中央銀行票據和政策性金融債券;非標準化債權資產,包括但不限于信托貸款、應收賬款、收益權轉讓、承兌匯票、信用證、收益憑證、股權收益權轉讓及受讓等。還有衍生金融工具,包括但不限于國債期貨、利率互換等。

圖表六.png

這種產品與銀行傳統的理財較為相似,不過根據監管的要求進行了整改,不再采用資金池(但是產品之間可以調倉),并且定期開放,非標用產品設計或者轉標的方式將期限縮短到相鄰兩個開放日之間。

B、期限較長的封閉式產品。這是最傳統、最常見的,類似定期的銀行理財。作為封閉式產品還可以采用攤余成本法估值,當前這類產品都會給出一個業績比較基準,基本上與預期收益概念一致,銀行一般會按照業績基準剛性兌付給客戶。

而且這種產品中一般含有歷史遺留的高收益非標,數量不多用完可能就不讓做了,所以比較稀缺,更傾向于被做成起投點更高的、專門面向高凈值客戶的產品。

我們在研究產品的過程中發現了一種遞進式的業績比較基準型產品,與智能存款較為相似,按照投資者購買的金額,業績基準有所不同,對投資金額大的客戶給予優惠的業績基準。

圖表七.png

可投資的資產類型范圍很廣,主要包括:

一、債券、存款等高流動性資產,包括但不限于各類債券、存款、貨幣市場基金、債券基金、質押式回購等貨幣市場交易工具。

二、債權類資產,包括但不限于債權類信托計劃、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委托債權、特定客戶委托貸款等。

三、其他資產或者資產組合,包括但不限于證券公司集合資產管理計劃或定向資產管理計劃、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計劃、保險資產管理公司投資計劃等。

圖表八.png

這類產品的優勢就是收益高、但是起售點比較高,流動性也不太好,而且一般不能像大額存單一樣用來質押,所以為了提高這些產品的流動性,現在許多大行在做理財產品的流轉平臺,一個類似理財交易所的線上交易平臺。

一般的流程是持有理財的賣方發起轉讓,系統給出一個測算收益率,賣方一般可以在系統推薦收益率上下浮動10%的范圍內自動定價,如果急于出手就定高點,如果市場上產品收益普遍比較低又不急于出手可以定低點,定好以后等待買方出價,價高者得。也有的系統會直接給出一口價。

這種產品相當于把一個長的封閉期拆分開,同時每個人都能夠獲得高收益。

比如某行的一個91天定期產品,年化4.3%,A買了10萬持有14天以后急需用錢,想要轉讓,用年化4.3%的價格轉讓,B看到以后買下并持有剩下的77天。

其中A獲得的收益是164.9元(100000*4.3%*14/365),B獲得的收益是907.1(100000*4.3%*77/365)。對于A來說不僅不用貼現,還能得到不錯的收益,但是如果當前市場上的理財產品收益率都大增,4.3%已經沒有競爭力了,A為了轉讓出去不得不提高轉讓價格,那也有可能會虧損。

第三,結構性存款也是大行發力的重要方向(嚴格來說結構性存款不算銀行理財,是一種表內業務,但是大部分銀行都將它和銀行理財放在一起展示),尤其是在吸儲比較難的情況下,結構性存款募集到的錢大部分都作為表內存款,可以優化銀行的流動性、存貸比等各種指標。

我們研究過程中發現大部分的大行(尤其是國有行和股份行)憑借衍生品的經驗和資質都將結構性存款作為一個重點的發力方向,而且從結構上來看他們做的往往是比較真實的結構性存款,多數掛鉤黃金、SHIBOR、股票指數等。

(二)中小行能否成立理財子,如果不能怎么辦?

過去中小行做理財,最大的問題是首次臨柜面簽,所以大部分做的好的中小行都只能深耕當地,跨區域上有很大難度,但是如果成立理財子公司,通過互聯網渠道就可以解決面簽的問題,而且中小行比大行的風險偏好更高,往往收益率上更有競爭力,所以小銀行對成立理財子公司是比較積極的。

但是目前來看中小行成立理財子公司同樣面臨幾個問題。

第一還是資本金的問題,最低10億的門檻完全從銀行取出來,對于當前非標回表、鼓勵民營信貸的背景下,銀行資本金比較短缺,資本壓力比較大。

所以不少中小行在用謀求合作的方式成立理財子公司,比如與其他中小行一起合作,或者與非銀合作,與非銀合作的好處是后續的運營中有很多地方可以進行深度合作,比如投顧等。

第二個問題是即使資本金沒問題,審批也需要時間。

所以,是不是不成立理財子公司就不能做銀行理財?

根據銀行理財網的統計數據,2018年我國共有506家銀行發行了理財產品,如果不成立理財子公司就不能做銀行理財,即使這些銀行以合伙的方式成立也要批個幾百家,就算可以,從時間上來看,過渡期內也不一定審批完。

過渡期的時候銀行的資管部門可以繼續做理財,但是過渡期結束后呢?

第一種情況,不成立理財子公司就不能做銀行理財,許多中小行就只能專門做代銷,成為其他大行或者非銀資管的渠道,短時間內銀行理財的規模會收縮,不過后續會被大行理財子公司的產品補上。

第二種情況,如果不成立理財子公司也能做理財,那么對于拿出一部分資本金的大行來說就有些不利。為了彌補大行的理財子,政策也會給予相應照顧,比如現在理財子的理財產品不用面簽、起售門檻低、可以投資A股市場等,后續還可能有其他的優惠政策。如果是這樣中小行最多只能保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很難有大的擴張。

1、負債端

與大銀行的情況不同,小行一般代銷的產品不多,理財如果做成T+0會與存款產生競爭,所以在18年以前中小行大多很排斥T+0的產品,但是18年以后尤其是監管三令五申之后,這種情況也開始有所改變,中小行的做法也開始與大行趨同。

從目前來看,中小行的產品仍然有很濃重的存款痕跡,主要產品類型分為兩種,一種就是活期型,一種是定期型。

2、資產端

在配置資產方面,活期型產品很類似于現金管理類的產品,主要投資于貨幣市場工具、債券和同業存款等,再加上一些信托計劃、資產證券化產品、資產收益權等產品。

圖表九.png

定期型的產品與定期存款性質雷同,和傳統的銀行理財很相似,不過同樣不能資金池,都是單獨記賬,但是中小行的產品與大行相比一般封閉期更長、預期年化收益率更高。

中小行在凈值化、去非標上的轉型上比大行慢一些,這主要是因為中小行的人員配備,第一是少,第二是地處非一線城市,不容易招到有經驗的投研人員。

同時我們發現,大部分中小行的信息披露更籠統,不太容易看出具體投資的產品名稱,但是從一些資料中我們看出,他們合作的也更多是大機構,但是也存在小機構。

二、未來銀行理財與同業的合作

無論是大行還是中小行,他們的理財產品發展都有幾個同樣的趨勢:

第一、在監管逐漸協同的作用下已經有趨同的態勢,都開始探索轉型,起碼形式上已經逐漸開始符合監管的要求。

第二、從形式上來看,凈值化已經是一個趨勢,雖然很多銀行的凈值仍然是表面的凈值,但是在不少大行的產品說明書中我們都看到,他們都有標準說明業績預期不是業績承諾,銀行已經向打破剛兌在逐漸邁進。

(一)對非銀的投研要求更高

過往銀行理財是靠監管套利來獲取高收益,銀行借助非銀的通道無非就是租用非銀的人員來加杠桿、拉久期和下沉資質,去投一些銀行不好直接投的產品。但是現在貨幣市場的流動性不緊,借錢加杠桿銀行自己也能做,一般的債券投資自己也可以,而且現在市場的風險偏好下降比較快,銀行也不太敢拉久期、下沉資質。

所以以往的合作模式失靈了。

再加上過去一段時間歷史遺留問題,讓銀行對非銀的投研能力產生了一定的信任危機,所以當前銀行白名單的管理越來越嚴,加上機構規模、歷史業績甚至股東背景都在銀行考慮范圍,對一般銀行來說,30-50名的準入就夠了。

那么中小非銀機構是否就沒機會了呢?當然不是。

當前理財理財幾乎可以獲得全牌照,不再像以前一樣通過非銀監管套利,但是卻仍然需要真正的投研服務,要想做高收益需要判斷大勢,然后在相應的時候做相應的產品,比如18年的利率債,19年初的A股市場,如果非銀可以在相應的時機,有預見性的對銀行進行服務,事后經過驗證,銀行就可能會再度建立起對非銀的信任,然后進行更深一步的合作。

(二)銀行的短板在權益和量化

目前來看,在人員配備和業務經驗上,銀行在權益和量化方面仍然是短板,而且即使成立理財子公司,在薪酬不太可能有大幅度提升的情況下,也不太容易招聘到有經驗的投研人員,尤其是地處非一線的中小行,所以在這方便仍然需要投顧和委外,未來非銀可以將重點放在權益和量化方面。

具體銀行對權益和量化的重視程度也要看市場情況,在股票市場表現良好的時候,銀行可能會通過非銀來配置A股做高收益,所以可以結合入市時點進行重點突破。

(三)非銀機構與銀行合作的多元化、精細化

在重新建立起信任和新的合作模式之前,非銀對銀行的服務需要更加精細化,在銀行理財轉型的時候,理財產品的設計、估值系統、信評等都需要進行顛覆式的重建,這些都是非銀擅長的或者已經走過的路,尤其是信評和估值系統方面,都是銀行比較急需的,非銀可以抓住某個方面進行重點突破,做成自己的特色服務,由點及面,打開市場。

尤其是現在許多中小行聯合起來成立聯盟,如果能打入這個圈子,就意味著同時打開了許多家銀行的市場。尤其是這些小行中很多存貸比甚至低于50%,有大量閑置資金,無論是表內還是表外都有大量的投顧需求。


全文
收起
极速飞艇网页计划 pk10彩票网址导航 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时时彩双胆稳赚方法 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1 pk10网上投注平台 二人麻将怎么能赢 微信关注广东福彩 中国体彩网手机版 pt电子老虎机网址 河北快三走势图一牛